汪庆华教授做客“青年公法沙龙”主讲“人民之名——再论阿克曼《我们人民》”
 

 

    2014330日,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在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举行新一期青年公法沙龙,沙龙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汪庆华老师做主题报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翔老师主持。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徐爽老师、郭晓飞老师,北京大学法学院刘刚老师、阎天老师,清华大学法学院杨陈老师、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杜强强老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柳建龙老师、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于文豪老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丁晓东老师、程雪阳老师、潘迪老师等嘉宾参加了沙龙。

汪庆华老师报告的题目为“人民之名——再论阿克曼《我们人民》”。作为美国当代著名宪法学家布鲁斯·阿克曼代表作之一《我们人民:奠基》的中文译者,汪庆华老师指出阿克曼的宪法学理论在华人世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其“宪法时刻”、“宪法危机”、“日常政治”、“非常政治”等学术观念也已经为学界熟知。他对阿克曼的学术脉络进行了梳理:阿克曼认为传统意义上美国对其两百多年宪政历程的职业主义叙事方式遮蔽了其宪法的独特性。将其置于“日常政治”与“宪法政治”之二元主义宪政立场,最高法院长期扮演的只是历次宪法时刻所奠定的基本原则的阐释者与捍卫者的角色,是日常政治的一部分。日常政治之外的三次宪法政治的引领者并非最高法院,而是由被动员起来的“我们人民”塑造了美国宪法中的高级法原则:第一次是建国时期由联邦党人呼吁殖民地人民参与到宪法建构中,奠定了美国宪法的文本基础;第二次是在重建时期由共和党人所引领的国会将平等原则写入美国宪法;第三次则是在新政时期由罗斯福总统引领,将积极干预的原则写入美国宪法。阿克曼以整全主义的视角借助“人民”的概念复兴了宪法中的政治意涵,以全新的视角阐释了被法律职业主义所忽视的美国共和主义传统。

汪庆华教授进而介绍了阿克曼宪法理论的思想史基础,即1760年至1790年期间主权观念在美国从议会主权向人民主权的变迁,转变的过程可分为两部分:一是因税收问题所引发的议会主权所在由威斯敏斯特转移到十三个殖民地不受英国控制的州议会(convention),这既是抗争过程同时也是殖民地人民主体意识觉醒的过程;二是从各州主权观念向人民主权观念的转变,后者为制宪会议期间的联邦党人所秉持和运用,制宪会议期间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的辩论过程就是人民主权观念的形成过程。联邦党人借助人民主权观念弥补制宪程序瑕疵的行为虽然引来了大量的抨击,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宪法中的“人民主权”极大的增强了美国宪法文本的开放性与包容性。然而“人民主权”观念也存在自身的困境,即如何借助制度化消解其革命性意涵——代议制民主是驯化人民主权的最重要形式,但在民主制度无法承担人民主权赋予的重大职责时,还存在着诉诸民众直接参与的可能与空间,但这种诉诸依然需要制度化的保障。在阿克曼理论中,建国时期的联邦党人被赋予了四种形象,即立宪者的形象、人民说服者的形象、宪法解释者的形象和经典理论解释者的形象。在宪政共和主义和民主共和主义中,阿克曼的理论是带有民主共和主义色彩的。虽然阿克曼试图切断与欧洲的理论联系,但其宪政时刻的时间观却与马基雅维利、西耶斯的制宪权、施米特政治决断论的理论传统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主题报告后,与会老师、同学就“人民主权”概念的时代背景、外国宪法理论的中国运用、阿克曼宪法思想的来源与脉络、美国学术界对阿克曼的批判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和热烈的探讨。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4/4/2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