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宪法法院诉愿程序指南
 
译者导语
加强宪法的实施工作,一直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并强调的重要工作,其是进一步改进党“治国理政”方式的重要抓手。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维护宪法权威”,可见,“宪法实施”和“合宪性审查”,是十九大关于依宪治国这一重要工作的两个核心关键词,其着重指引着宪法实施工作的前进方向。
二〇一八年,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我国宪法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第四次集体学习中指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高党长期执政能力,必须更加注重发挥宪法的重要作用。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把国家各项事业和各项工作全面纳入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轨道,把实施宪法提高到新的水平”。的确,依宪治国,就是把我国宪法的制度优势融入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践中去;通过发挥宪法的制度潜能,保障全体中国人的基本权利,才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中国人民的“创业”能量和热情,并不断增加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要使“宪法实施”、“合宪性审查”及“宪法监督”等工作落到实处,一个很自然的核心问题就是“怎样用宪法”的问题。这个问题转化一个提法,就是研究实施宪法的“宪法程序”问题。我们过去的法律实践已经清晰地展示出这样一个基本常识:民法、刑法、行政法这些实体部门法,是具体规范实体法律关系的部门法,要想在实践中将这些实体法规范落到实处,找到解决民事法问题、刑事法问题及行政法问题的方法,就必须依靠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及行政诉讼法等程序法。同样,要想将宪法的实体法问题落实到实践中去,实施好宪法这一实体法,就要依靠与宪法这一“实体法”在功能上相对应的“宪法程序法”。并非下定义地说,宪法程序法应是规范宪法实施诸行为的法律,其应是与宪法这一根本性实体法相配套的宪法性法律、宪法性程序法。
“宪法程序法”这个提法,并非译者的臆造。事实上,韩大元教授、张翔教授,已经就“宪法解释的程序问题”这一“宪法程序法”的重要课题做出了开拓性的重要研究。另外,从比较法的经验看,除了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具有“法示范意义”的大陆法系国家就“宪法程序”进行了相关立法并做出了众多有分量的研究外,诸如葡萄牙、智利、玻利维亚、多米尼加、尼加拉瓜等设立了宪法法院的拉丁法系国家,也都颁布了各自的“宪法程序法”,并有众多相关研究。上述诸国,很多属于发展中国家,其当然会遇到发展中国家共有的“宪治与发展”的核心问题,因此,其立法和学术研究,自然会与我国对“宪法程序法”的研究,产生“同频共振”,提供一定程度的“域外经验”,以资镜鉴。
不消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向拉丁美洲国家的自然延伸提示我们:研究宪法程序法这一“一国内部的终极法律救济手段”,也会对保护中国对拉美的投资有重要的参考意义。译者作为长期关注“拉美公法与拉美投资”这一课题的法律专业人士,也愿意为“宪法程序法”等拉美公法的实践性话题,贡献自己的心力。
研究拉丁美洲的法律问题,要从西班牙的“话题”讲起。这并不是译者的“矫情”。因为西班牙不仅是拉丁美洲众多国家历史上的“宗主国”;直到今天,包括宪法在内的西班牙法律文化,都仍对拉丁美洲各国的法律实践产生着“学理”和“实践”的双重影响,这一点,仅从西班牙和拉丁美洲各国的宪法法院法官每年召开的“宪法法院法官会议”的盛况就可以看出来。虽说一国的宪法法院法官都是该国的“高层人士”,可当各国宪法法院法官聚会一处时,西班牙宪法法院法官的“发言”和“研究”,仍然可以发挥“举足轻重”的引领作用。
话题回到四十年前的西班牙。
一九七八年,无论对于“西班牙”还是对于“中国”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年份。那一年,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也是在那一年,西班牙正式结束了佛朗哥逝世遗留的政治纷争,颁布了适用至今的“西班牙王国宪法”。西班牙宪法的颁布,树立起了“西班牙式”的依宪治国方案,为西班牙加入欧盟、重新回归世界舞台及维系多年的高速经济发展奠定了制度基础。西班牙历四十年的“宪法实施”成功了。在西班牙宪治成功的诸多因素中,有两部法律居功甚伟,一部是“宪法”,另一部就是颁布于一九七九年的“宪法法院法”。可以说,正是有了“宪法法院法”这部“宪法程序法”,西班牙人到宪法法院打宪法诉愿官司才有了“程序指引”;解决西班牙中央政府何时介入“加泰罗尼亚”自治乱象的问题,才有了宪法上的平台依托(最近还有新的判例产生);甚至,保护西班牙足球产业发展及要不要斗牛等问题,都因有宪法法院法的这一“程序法”,才能产生诸多定分止争的历史性判例。可以说,宪法程序法,就是有效组织各种宪法上的主体并使之充分对话的法律;一部好的宪法程序法,可以充分降低“宪法实施”的制度成本;宪法程序,同其他法律程序一样,都是一个“开发的结构,紧缩的过程”(季卫东教授语),其能将宪法上的纷争,纳入到相对中立的制度平台,进而将“宪法上的争议”,通过“证据”上的对话与“程序”的紧凑安排,合理转化为“宪法判例”,进而实现宪法争议的“公正解决”,并最终彰显“宪法”这一“大宪章”的核心价值!
一、怎样保护基本权利与公共自由?
在西班牙的国家层面,对基本权利与公共自由的司法保护遵循两条路径:
首先,通过宪法诉讼程序之外的、由法律规定的正常司法救济程序加以保护;其次,通过在宪法法院提起的诉愿程序加以保护。
可以说,在我们的法律制度中,普通法院是面向基本权利与公共自由的“首要保障”;因此,在这里,宪法法院对基本权利与公共自由的保护,通常是辅助性的(De esta manera, la tutela y defensa de esosderechos y libertades por parte del Tribunal Constitucional es siempre subsidiaria)。
二、在诉愿程序中,哪些是“可救济的行为(los actos recurribles)”?
在宪法法院提起的宪法诉愿程序中,允许针对侵犯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而发起诉愿程序。此侵犯可来源于下述公权力主体的作出的规范、行为、决定、决议、过失或简单的事实行为:国家、地方自治大区、其他地方组织、社团性组织及机构组织及其上述主体的职员或雇员。
具体而言,诉愿程序可针对下述行为提起:议会或地方自治大区的立法会议作出的决定或行为、公共行政机关作出的行为或规范、司法机关作出的决议、选举机构作出的行为或决定。
当法院对其受理的、针对公共行政机关或法院提起的司法救济程序造成了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的新的损害时,诉愿程序也可针对公共行政机关或法院的行为或决定以一种“混合”的方式提起。
宪法诉愿程序仅针对为弥补和回护权利和自由的“具体”和“既成”的损害而提出。
然而,就法律规范的抽象的合宪性进行裁判或就抽象地保证宪法规范对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的具体适用及其保障这两个问题而言,本种程序并非一个充足的保护路径。
三、谁有诉愿主体资格(legitimación)提起宪法诉愿程序?
享有诉愿程序主体资格者,是享有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的主体;或者在个案司法程序中作为诉讼主体一方的当事人于诉争事项享有“合法利益”(interéslegitimo)”的主体。
所谓“合法利益(interés legitimo)”是指在司法救济程序中的利益取得或损害产生的相应情形。
诉愿程序之提起仅应由有该程序主体资格之个人提起,因此,非该程序主体资格之人不得提起该程序,除非有有权代理之情形(如有未成年人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为当事人的情形)。
宪法法院不但承认自然人或法人提起诉愿程序的主体资格,其也承认在特定场合代表集体利益的主体的程序主体资格,例如,该等主体包括工会组织、官方团体或社团组织。
四、有必要由律师提供协助吗?
任何主体欲在宪法法院提起诉愿程序,应在律师的指导下进行。
鉴于参加西班牙律师协会是律师在全国范围内执业的一个资格条件,任何在诉愿程序中进行代理的代理人,应是西班牙律师协会的会员,其才有资格进行协助。除非在法学专业毕业或获得硕士学位的,其可以在案件中自我代理。
无律师代理的,不能提起诉愿程序,然而该条件是可以予以补救的。
五、有必要由诉讼代理人在宪法法院代理你的诉愿程序吗?
任何欲在宪法法院提起诉愿程序之人,应当将案件交由诉讼代理人代理。即使诉争事项在之前的司法程序中已由律师辩护或代理了。
鉴于加入西班牙的诉讼代理人协会是在西班牙全国范围内职业的一个资格条件,代理诉愿案件的代理人应从属于西班牙的某一个诉讼代理人协会。
诉愿程序代理权应当在西班牙的公证机关的公证下或在宪法法院司法秘书的见证下取得。
无诉讼代理人的,不得提起诉愿程序。然而,该条件是可以补救的。
六、提起诉愿程序要缴费吗?
在宪法法院提起的诉愿程序是“免费”的,此免费是为了保证公民援用宪法法院层级的程序来保障其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如果不免费,则可能对公民的宪法诉愿救济造成障碍。
前段所称之免费,不应包括付给律师或代理人的报酬,毕竟,律师或诉讼代理人的参与是法律要求的一般规则,除非提起诉愿的主体主张其没有足够支付能力以支付律师或代理人的费用,且其被宪法法院赋予免费的法律援助的权利。
没有根据地、鲁莽地或者恶意地提起的宪法诉愿程序的,宪法法院可以强制将该诉愿程序的中涉及的相应成本交由该人承担。
七、能要求无偿法律援助吗?
1.宪法保障确属无充足提起诉讼资源的西班牙公民或外国人,能够无偿获得诉愿制度的法律救济。
2.免费的法律援助在一方当事人提起诉愿程序或另一方准备应诉之时即可提起。
3.当事人藉以要求法律援助的经济困境,可以是原来就有的(在诉愿制度之前的司法程序中已被却确认的)或者是于今刚有的(在提起宪法诉愿之时,在宪法法院现场确认的)。
(1)提起宪法诉愿之前已经具有无偿法律援助权的,可依下列之具体情形推进法律援助事宜:
<1>如果宪法诉愿所针对的裁决,是由位于马德里的司法机关做出的,则应在咨商马德里的律师及诉讼代理人后,并在相应诉愿制度对应的时间内提出宪法诉愿;
<2>如果宪法诉愿所针对的裁决,是由马德里之外的司法机关做出的,则应向宪法法院提出起诉书(escrito),表明提出宪法诉愿之意愿,并要求指定相应的律师及代理人。附随该起诉书的,是所欲否定之司法裁决的副本一份,已经通知相应司法机关的日期证明及在之前已经无偿司法援助的证明。
(2)在提起宪法诉愿之时才出现的、可以请求法律援助的经济困境,可按下列指示推进法律援助事宜:
<1>应向马德里律师协会或提起诉愿之人住所地的法院协会主席提出要求认可其无偿法律援助权。
<2>应在诉愿制度规定的时间内,向宪法法院提出起诉书(escrito),表明提出宪法诉愿之意愿,附随该起诉书的,是一份向马德里律师协会或提起诉愿人居所地的法官协会主席提出的“请求无偿法律援助权”的书面请求副本一份。
提起宪法诉愿的时限在提出请求无偿法律援助时中止(suspendido)。
4.一旦司法援助请求得以确定,则自临时指定律师及诉讼代理人时,或自“无偿司法援助委员会(la Comisión de AsistenciaJurídica Gratuita)”对法律援助请求做出确定的决议时,提起宪法诉愿的时限继续计算。
八、提起宪法诉愿的时限如何确定?
1.宪法诉愿应在如下不可延长的时限内提出:
(1)针对议会的宪法诉愿应在3个月内提出;
(2)针对行政命令或行政行为的宪法诉愿应在20日内提出;
(3)针对司法裁决的宪法诉愿,应在30日内提出;
(4)针对宣布参选人选举资格的宪法诉愿应在2日内提出;针对宣布地方行政组织领导人当选的宪法诉愿应在3日内提出,该时限自之前司法程序相对应裁决的通知做出的第二日起算;
2.为计算提起宪法诉愿的时限,应当考虑如下因素:
(1)针对行政命令、行政行为或司法裁决提起的宪法诉愿,应自之前的司法程序对应的裁决做出之日的第二日起算;针对议会的宪法诉愿,应自相应议会行为或决定(该行为或决定应为确定且不再受议会间修正影响)的通知做出的第二日起算;针对选举争议诉讼的裁决提起的宪法诉愿,应自该选举争议诉讼裁决的通知做出之日的第二日起计算。
(2)宪法诉愿时限的计算,应以宪法法院所在地(马德里市)的时间为准。
(3)假日时,宪法诉愿时限不予计算(在计算提起宪法诉愿的问题上,周六及八月应视为假日)。
(4)当宪法诉愿提起的时限至假期的最后一日届满时,该时限应顺延至该假日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5)当宪法诉愿提起的时间为3个月、20日或30日时,该宪法诉愿可以在该诉愿截止之日的当日或该截止之日的次日内的头15个小时提出。
九、在哪提起宪法诉愿?
自2018年1月1日开始,宪法诉愿代理人只能经由宪法法院的网站(www.tribunalconstitucional.es)提起。
例外地,当文件存储在任何地方的民事法庭的中央登记部门或办公室时,可以于相应宪法诉愿时限终止之日的下一个工作日的头15个小时内提出上述文件。
十、附随宪法诉愿起诉书提出的,有哪些文件?
在提交宪法诉愿起诉书时,应附随提出如下文件:
(1)宪法诉愿诉讼代理人参加诉愿程序的授权委托书(应经公证或在宪法法院秘书处现场办理);
(2)在一定的情形下,如在涉及法人参加诉愿程序时,证明相应参加诉愿的、具体个人的代表资格的文件;
(3)作为诉愿程序客体的“议会程序、行政程序或司法程序中做出的行为或决议”的文件副本;
(4)证明或证实宪法诉愿针对的行为或决议发出通知时间的、并由该特定公权力组织做出的文件。
十一、在宪法诉愿程序中,应使用何种语言?
宪法诉愿程序应使用西班牙语,不仅因为其是西班牙王国的官方语言,其还是宪法法院所在地马德里的官方语言,在宪法法院的各种程序中,无论书面语言或口头语言,都应使用西班牙语。
即使在诉愿程序开始之前的司法程序中,已经使用了一些自治大区当地的官方语言,该语言在开始提起诉愿程序后即不能继续使用,在后续的宪法诉愿程序中,也不能使用该语言。
如附随诉愿程序起诉书提出的文件采用的是自治大区的官方语言的,则同时应当提供一份该文件的西班牙语译本。
十二、在宪法诉愿程序中,能不披露诉愿起诉人的身份吗?
在特定的情况下,宪法法院在其裁决中不应披露提起宪法诉愿的当事人的身份,并以其姓名的首字母代替,同时应过滤掉其它能够认定其身份的信息。
上述诉愿程序中的匿名者应由宪法法院认定并加以保护,对下列人士应当匿名保护:未成年人、需要特殊监护的人士、身份被泄露将会造成特殊伤害的犯罪被害人或者其他并非宪法诉愿程序当事人的其他人士。
当然,在涉及到宪法诉愿申请人的隐私权(elderecho a la intimidad)或任何其他宪法利益(interés constitucional)时,应当对相关人士加以匿名保护。宪法法院可以依职权对其加以保护,也可以由提起宪法诉愿程序的当事人在诉愿程序提起时或后续出庭时申请匿名保护。
十三、在诉愿程序中能够中止(suspenderse)裁决等诉愿客体的执行吗?
一般而言,提起宪法诉愿程序不中止作为宪法诉愿程序客体的行为、规范、决定或裁决的效力。
当行为、规范、决定、裁决的执行会造成“不可弥补、真实且具体的损害”以致使诉愿程序失去其意义时,宪法法院可以裁量全部或部分地中止上述诉愿程序客体的执行。当然,此中止执行不能对“宪法保护的利益(interés constitucionalmente protegido)造成严重冲击,也不能对他人的“基本权利(los derechos fundamentales)”和“公共自由(libertades públicas)”造成严重影响。
上述中止可以在宪法法院做出裁决(decisión)(关于受理的裁决或者关于案件终局结果的裁决)之前做出。在宪法诉愿程序(procedimiento de amparo)进行过程中,宪法法院可以在考虑后续出现的情况(circunstanciassobrevenidas)下,修改先前做出的中止决定。
于此,需要举例强调一个一般规则:不能中止执行那些要求被执行人完全恢复原状的行为或裁决(例如,经常发生的是那些带有经济或财产内容的刑罚。例外情况是,如果由于上述行为的裁决因其重要性、数量或其他同时发生的情况,其执行可能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时,则需要考虑裁量中止)。
一般而言,也不能中止执行刑期较高的自由刑(如刑期在五年以上的刑罚)。
十四、受理宪法诉愿程序的条件有那些?
提起宪法诉愿程序,应以满足下列条件:
(1)已出现侵害基本权利(un derecho fundamental)或公共自由(una libertad pública)的情况;
(2)已经穷尽了法律规定的所有救济手段;
(3)当事人主张的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被侵害的情形,一经认定,则对其产生积极影响;
(4)设若发起宪法诉愿程序,则该裁决所解决之问题有“特别的宪法意义(especial trascendencia constitucional)”。
十五、宪法诉愿程序保护何种权利或自由?
并非所有宪法肯认的权利,可经由宪法诉愿程序(elrecurso de amparo constitucional)得到保护。
宪法诉愿程序仅保护宪法第十四条至二十九条规定的权利及第三十条规定的良心自由。
因此,如有对宪法三十三条规定的财产权造成现实损害的,不得在宪法法院提起宪法诉愿程序。
有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和《欧洲人权公约》的情形发生时,对上述规范的援引不构成诉愿程序中判定行为、规范、决定或裁决合宪性的依据;在解释宪法中的权利和自由时,其参考价值,自不待言。
十六、怎样理解“穷竭前置的司法救济手段”?
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首先应由普通法院保护,其实法律制度中的第一道保障。
因此,在提起宪法诉愿程序之前,应穷尽程序法律制度中所有的司法救济手段,使司法机关以裁判的方式对权利损害进行救济。
如果普通司法途径已无法对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造成的损害进行救济,则向宪法法院提起的宪法诉愿程序将是司法救济途径的“辅助性程序保障(una garantía procesal subsidiaria)”。
因此,只有在“欲以普通司法途径救济对基本权利与公共自由的侵害、所有的司法程序路径均已穷尽而所欲之救济仍不可得”时,才能提起宪法诉愿程序。
十七、为满足“穷尽前置司法救济手段”的要求,应采取何种救济?
并没有任何想象中的程序救济途径,而只是需要那些对所需救济的损害而言,切近而有用的程序救济途径。
在可能的程序救济中,那些导致“诉讼无效”的诉讼可成为直指司法机关造成的宪法侵害(实体上的或程序上的)的有效手段,但上述事由必须在导致司法程序终结的裁决做出之前提出。
当可能存在多种理由,依据其中一些理由可通过“诉讼无效”的诉讼得以救济而依据另外一些理由救济不得时,应当在提起“程序无效”诉讼的裁决做出之后,提起宪法诉愿程序,而不能分别依据不同理由将“程序无效”诉讼和“宪法诉愿”程序同时提出。
未提起适当的司法救济将使“穷尽司法救济”的要件得不到满足,因此,将不能提起宪法诉愿程序。
提起不适当的司法救济将人为地导致司法救济时间的延长,由于此种缘故,当提起宪法诉愿的时间已经超出了法律所允许的宪法诉愿程序的期限时,将不予受理此种宪法诉愿。
十八、什么是对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的前置援用?
为使宪法诉愿程序成为可能,在宪法诉愿程序提起之前,当事人应在一知道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被侵害并有机会提出时就指认该等侵害事由。
提出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被侵害的主张,将在程序上有效接引对该侵犯的最终定谳和真正救济该被侵犯的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
对于所有类型的宪法诉愿程序,包括因议会、行政、司法或选举的事由提起的宪法诉愿程序,提出上述前置主张,是所有诉愿程序提起的前提。
十九、如何具体界定对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的侵犯?
在宪法诉愿程序的起诉书中,应当具体写明对具体权利或公共自由的侵犯,应当对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进行逻辑清晰、语言简洁之描述。在起诉书中,应当引用事实中的行为所违反之宪法规范,并具体确定针对所侵犯的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所提出之权利恢复或保护的相应救济主张。
宪法诉愿一经受理,则对宪法诉愿起诉书中所确定之宪法诉愿之客体不得增加或变更,起诉书所确定之救济方案即已确定。
二十、在受理宪法诉愿的条件中,什么是“特别的宪法意义”?
宪法诉愿程序裁决所解决之问题上有“特别的宪法意义”,是受理宪法诉愿的必要前提。
理解此种“宪法上的重要意义”,应当考虑到该问题对于解释宪法的重要性,应顾及到宪法上相应条文的应用及其抽象规范效力,应重视该问题对于确定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的内容和边界而具有的重要意义。
下面列举的情况,属于“宪法上的重要意义”:
(1)当提出的问题或问题所涉的基本权利、公共自由的一个面向没有宪法法院阐释过的相应学理的支撑;
(2)当宪法法院在内部反思该案所涉情况后,对其既有的判例学理需要澄清或变更时;当新的社会现实或规范变化对形塑基本权利的内容提出要求时;当负责解释西班牙批准的条约或国际协议的机关需要因应新的学理变化时;
(3)当所涉及的对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的侵害源自法律或其他一般规范性文件时;
(4)当对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的侵害突出地在于对法律的判例解释,且该解释侵犯了基本权利以致宪法法院认为有必要依据宪法对该法律进行重新解释时;
(5)当宪法法院对基本权利或公共自由曾经的判解观点并非是以一个完整的形式展示出来而普通司法裁判又一再重复该种不完整的观点时;或者存在与基本权利保护相冲突的司法裁决时(或者其裁判的解释不同于宪法法院的判解,或者在不同的司法裁决中展现了“要么遵守宪法法院判解,要么无视宪法法院判解”的情况)。
(6)当司法机关拒绝履行遵守宪法法院判解的义务时;
(7)当宪法诉愿所涉之问题,与宪法法院之前的判例均不相同,其关涉重要的法律问题,其在宪法诉愿中所欲达致之救济具有社会和经济的重要意义或者具有重要的政治影响时;
二十一、怎样说明“宪法上的特别意义”?
在宪法诉愿起诉书中,在论述侵害相应的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的理由之外,对于该案具有“宪法上的特别意义”的论证,要单独列出。将这两个论证区分开,十分必要。
论证“宪法上的特别意义”,应参考前面已经给出的理由。
二十二、宪法法院的裁判内容有哪些?
在宪法法院对诉愿不予受理的决定中,应当指出该诉愿请求所不满足的条件,并将该决定通知诉愿申请人及检察机关。
对宪法诉愿的终局判决,将肯定或否定诉愿申请人所提之宪法诉愿。
当宪法法院的判决支持诉愿申请人所提之宪法诉愿时,该判决应包含如下内容:
(1)宣布诉愿所指认之决定、行为或裁决无效;
(2)对受到侵害的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的肯认;
(3)视案件情况,采取适当手段,使诉愿人的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保持完整,恢复其完整保护;
如果宪法法院判断,宪法诉愿因该案所适用的法律侵害基本权利和公共自由,那么,即使该诉愿应得到支持,也应在程序上将该案法律的合宪性问题交由宪法法院的全体法官组成大法庭进行审理,此时,该诉愿的审理时限相应中止;直至对该诉愿所涉法律的合宪性问题做出裁判之后,本宪法诉愿案件才继续审理并做出最终判决。
二十三、针对宪法法院的裁判,可以提出“诉愿无效”的主张吗?
宪法法院裁判(对于不予受理的决定或对诉愿实体问题的终局判决)一经做出,宪法法院在其管辖范围内已经确定地解决了争议、穷竭了其救济措施,因此,针对宪法法院的裁判不能提起任何“诉愿无效”的主张。
二十四、针对宪法法院的裁判,存在何种救济?
由于宪法法院是宪法的“最高解释者”,因此,其裁决不能被西班牙王国境内的任何司法机关所裁判。
如果宪法法院没有受理宪法诉愿,或者受理了宪法诉愿但却没有支持宪法诉愿申请人的请求,则该申请人唯一可资利用的法律途径就是在宪法法院的裁决通知发出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救济请求,但前提是该请求所涉的权利或自由是受《欧洲人权公约》保护的,或者该权利或自由受西班牙批准的其他条约所保障。
例外地,对于不予受理宪法诉愿的决定,可在检察机关提出申请的情况下予以救济,该申请应于不予受理决定的通知做出之日起三日内提出。
二十五、可以请求宪法法院澄清其判决吗?
自判决通知做出之日起两日内,宪法诉愿程序当事方可以要求宪法法院澄清其判决中的模糊概念,补充判决文本中的缺漏或者修正文本中显示的表述矛盾,此时,并不需要新的推理或解释。
二十六、可以要求宪法法院修正其判决错误吗?
宪法诉愿当事方可以在任何时刻,要求修正判决中明显的事实错误或计算错误。
明显的事实错误是指事实叙述中的错配或者明显的矛盾,该明显的事实错误独立于任何价值判断或法律分析。
注释:
李大鹏,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硕士,罗马第三大学访问学者,上海申浩(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9/8/5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