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言宪公法读书会第十四期 :《宪法变迁与宪法教义学:迈向功能分化社会的宪法观》成功举行
 

2018年10月24日晚18时30分,“学而言宪”公法读书会第十四期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举行,主题书籍为《宪法变迁与宪法教义学:迈向功能分化社会的宪法观》(李忠夏著,法律出版社2018年版)。本次读书会由山东大学法学院李忠夏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翔教授担任评点嘉宾,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胡超、硕士研究生陈芊默担任报告人,由博士研究生钱坤担任主持人。

胡超同学首先围绕书名中出现的宪法变迁、宪法教义学与功能分化社会三个概念进行了报告,主要梳理了三者之间的关系。李忠夏老师从中国法学界关于社科法学与法教义学的争论切入,并通过对法教义学产生的时代背景的回顾,以及对时代变迁情势的考察,指出法教义学并非法条主义,而早已具有知识体系与价值判断的二重性。但如何处理价值判断的确是法教义学的一个难题,这实际上也是法在安定性与社会变迁之间、在封闭性与开放性之间如何协调的问题。而卢曼的社会系统理论正是关于不同的社会系统之间在保持自主的同时进行互动的理论。卢曼认为,现代社会是一个功能分化的社会,整个社会由不同的社会子系统组成,但没有哪个子系统能决定其他子系统。各个社会子系统实现了运行上的闭合,独立承担不同的功能,具有自身运行的符码,是自创生的系统。但是,每个子系统又不可避免会有各个系统自身无力解决的悖论,因此就需要在区分各个系统的同时建立各系统之间的联系,以相互解决各个子系统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正是基于此,卢曼指出法律系统是一个“规范上封闭,认知上开放”的系统。一方面,法律系统需要独立于其他子系统,维护自身的安定性;另一方面,法律系统中的价值判断需要求助于其他系统,同时也需对其他系统的变化作出适度回应。在这一过程中,宪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方面,宪法维系着社会各系统的功能分化,可以防止法律系统受到政治系统的入侵;另一方面,社会各系统的变化可以通过宪法传递到法律系统内部。在这种背景下,宪法教义学就需要在保持法安定性的同时引入一种后果考量,整合过去与未来的双重视域,同时满足安定性与后果考量的需求。就此,李忠夏老师引入了宪法变迁概念,将其作为宪法解释的基础(而非传统认为的结果),成为宪法解释的“前理解”。宪法教义学体系由此形成一个宪法变迁——确定宪法概念的可能性边界——宪法决定的工作流程。最后,胡超同学针对功能分化的规范性问题作了梳理,并提出了自己的一点疑惑。

接着,陈芊默同学主要针对本书第七章“基本权利的社会功能”的主要内容作了介绍与梳理。李忠夏老师认为,对基本权利的社会功能的研究应该回到基本权利功能变迁的社会背景,也即社会功能分化的背景下进行研究,这最终对建立我国的基本权利教义学体系具有意义。历史地来看,基本权利的功能是随着国家与社会二元分立的出现与打破而变化的。19世纪,国家与社会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理性自然法发展的影响下出现分立趋势。因此早期基本权利的功能就在于维系社会自治以及以私域社会为基础的自由伦理。但随着自由经济的发展,社会实际形成了另一套“默认占优势的强者对弱者的盘剥”的等级秩序。再加上自由经济的负面影响,人们开始接受国家需要干预社会,尤其是经济领域的观念。国家与社会逐渐出现一定融合,二元分立不再绝对。在这种背景下,卢曼的社会系统理论可以成为对基本权利社会功能研究的背景知识。根据卢曼的理论,社会的演化导致功能系统的分出,每一个子系统都在社会中承担特定的功能。在这种社会中,宪法成为政治系统与法律系统的“结构耦合形式”,维持二者的分化又在它们出现自身无法解决的“悖论”时以特定形式予以解决。作为宪法的一部分,基本权利的功能同样在于维系社会功能分化。基本权利通过对特定系统的沟通媒介的一般化加以制度化的方式来维系这种社会功能分化,并防止社会出现“去界分化”的危险,又由于“去界分化”的危险主要来自政治系统,因此基本权利仍然是在政治系统与法律系统的分化与耦合中起到维系社会系统功能分化的作用。基本权利的功能还在于实现社会功能系统的结构耦合,从基本权利角度看,可以将宪法视为法律系统与所有社会子系统的“结构耦合”。通过基本权利,环境实现对法律系统的“激扰”,一定的价值被纳入进法律系统,维系法律系统与其他社会系统之间的结构耦合。基本权利的功能实现了从限制国家权力到客观价值秩序的转变适应了这种社会变迁。而基本权利的法教义学体系是基本权利社会功能的形式体现,是源于社会变迁的内在需求和法律系统的功能需求。当今中国也正在经历这样的社会变迁,各系统之间会出现功能混淆的情形,因此以基本权利为切入点解决不同系统之间的封闭与依赖具有对中国的独特意义,而不是简单移植问题。

在听取了两位同学的报告后,李忠夏老师予以了点评。李忠夏老师指出,卢曼的社会系统理论是一种社会学理论,是对社会的一种事实描述。这就意味着其中并不包含一种价值判断,在上下分层社会与功能分化社会并无好与坏的区分。但随着社会复杂性的提升,功能分化某种意义上可能具有了一种必要性甚至不可避免性。而且功能分化在我国宪法中是可以找到规范或价值基础的。至于胡超同学提到的我国宪法中的一些条款与功能分化的冲突问题,李忠夏老师认为这些条款是可以在社会功能分化下作出妥善解释的,即将宪法中规定的一些权力条款限定在政治系统之内。关于基本权利的社会功能,李忠夏老师指出我国对基本权利的研究经历过一个转折,在80年代时我国的宪法理论不会认为基本权利是防范国家的权利,而会认为是防范其他个人的,但是之后随着学界研究的深入,开始注意到了国家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义务,基本权利实现了一定的意义变迁。接下来在基本权利的“客观价值秩序”层面,国家权力要在多大程度上介入到目前这个功能分化的社会之中,还需要在我国社会变迁的背景下持续研究。接着,张翔老师指出在阅读或研究卢曼的社会系统理论时必须注意两个问题:一是社会系统理论中人的地位问题;二是功能分化如何从一种事实描述变为一种规范目标。

之后,现场同学就自己阅读过程中的困惑进行了提问,包括社会系统论下如何看待基本权利的一般化与再具体化、法律系统在社会各系统中的定位、社会系统论下的宪法正当性、诠释学中的“前理解”、宪法教义学如何解决终极的价值判断难题等问题。对此,两位指导老师都给予了详细的回答。在热烈的气氛中读书会圆满结束。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8/10/2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