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张翔:宪法与部门法的三重关系
 

金秋十月,东南大学法学院为广大师生打造的系列讲座重磅登场。10月21日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翔教授应邀莅临我院,以“宪法与部门法的三重关系”为题开讲,讲座由东南大学法学院刘练军教授主持。现推出讲座内容精撷,以飨读者。

导语

住宅用地使用权到期,是否免费自动续期?北京等地机动车限行政策如何评价?个人所得税如何看待?第一个问题属于民法领域,第二个问题属于行政法领域,第三个问题属于税法领域,这些问题虽各属于不同的部门法,但其背后都是有关《宪法》财产权的问题。财产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行政法、刑法都有涉及财产权的规定,那么各个部门法中对财产权的规定与宪法中有关财产权的规定有何种关系?现代法治国家一切的问题都能转化为宪法问题。在中国,目前存在一个现象——部门法向宪法提问,即需要宪法对部门法的问题作出回应。

部门法向宪法的提问VS宪法教义学的回应

首先指出教义学是围绕现行有效法律而进行概念的、逻辑的和体系化的工作,其最终目标指向法律争议的解决,要为法律争议的处理预先给出方案。通过对实定法的解释,将复杂的规范进行类型化,建构统一的知识体系和思考框架,并设定分析案件的典范论证步骤,教义学为法规范的适用提供统一的、标准的概念和结构,从而为实践问题的解决提供建议。 

从财产权和财产法切入,《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宪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是“唇齿条款”,征收必须伴随着补偿,无补偿无征收。单从文义解释来看, 其“唇齿条款”性质还不明朗。但从历史角度去解释,2004年宪法修正案(草案)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可以发现相比于现有的法律条文,《宪法》草案条文里多一个逗号,这个逗号容易让我们理解为征收、征用和补偿是分开的,并不必然带来补偿,而去掉逗号可以让我们直接从条文得出征收、征用是与补偿联系在一起,“逗号”加与删便清楚的体现出其“唇齿条款”的特性。然而,我国的部门法中却有财产权“无补偿单纯限制”的法律条文,如《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第15条规定“居住房屋租赁期限为1年或者1年以下的,租赁当事人应当在租赁合同中一次性约定租金标准;租赁期限为1年以上的,每年只能调整一次租金标准。但租赁合同中对租金标准调整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租赁合同期间,出租人不得单方面提高租金标准。”《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第33条、35条规定历史建筑的所有权人有维护、修缮历史建筑的义务,而对历史建筑进行外部修缮装饰、添加设施以及改变历史建筑的结构或者使用性质的,应当经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著作权法》第22条规定对于作品的合理使用,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上述部门法都涉及到对财产权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补偿,那么会引来问题:对财产权的限制是不是征收?为什么对财产权的限制不补偿?这些问题都需要宪法进一步的解释,回应一个问题,即宪法财产权只针对征收?只是对抗征收的权利?

回答上述问题,需要从财产权制度发展历程说起。众所周知,财产权制度经历了从所有权绝对(对土地所有权,上达天顶,下达地心)到财产权的社会义务的变迁,如《法国民法典》第544条规定“所有权是对于物有绝对无限制地使用、收益及处分的权利,但法令所禁止的使用不在此限。”但是《魏玛宪法》第153条规定“所有权,受宪法之保障。其内容及限制,以法律规定之。公用征收,仅限于裨益公共福利及有法律根据时,始得行之。公用征收,除联邦法律有特别规定外,应予相当赔偿。赔偿之多寡,如有争执时,除联邦宪法有特别规定外,准其在普通法院提起诉讼。联邦对于各邦自治区及公益团体行使公用征收权时,应给予赔偿。所有权为义务,其使用应同时为公共福利之役务。”《魏玛宪法》对《法国民法典》的相关内容作出了改变。德国基本法14条继承并发展了《魏玛宪法》,其规定“一、财产权及继承权应予保障,其内容与限制由法律规定之。二、财产权负有义务。财产权之行使应同时有益于公共福利。三、财产之征收,必须为公共福利始得为之。其执行,必须根据法律始得为之,此项法律应规定赔偿之性质与范围。赔偿之决定应公平衡量公共利益与关系人之利益。赔偿范围如有争执,得向普通法院提起诉讼。” 财产权制度的变迁使得财产权的功能从单纯保障私人自由任意地使用和支配财产,转而开始承担社会利益再分配的功能。其产生的社会背景是个人在生存状态上,从“基于私人所有权的个人生存”到“基于社会关联性的个人生存”的转变。人类社会更加紧密,比如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等新问题的出现,私人财产权绝对不再在可能,由此迎来财产权的社会义务时代。财产权的社会义务是指财产权的行使,必须符合社会正义,必须有利于社会公共福祉的实现,也就是能够促进合乎人类尊严的人类生存的实现。时代发展过程中,财产权在各方面都受到其所处的社会关系的拘束。德国的“雇员参与决策”、“住房租赁管制”的判决都体现了这种义务,其依据是德国基本法14条第2款和20条、28条的“社会国原则”。不同于德国、日本,我国宪法没有对财产权社会义务直接作出规定,但可以从中找到相关的规范依据,如《宪法》第1条第2款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第5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第10条第5款规定“一切使用土地的组织和个人必须合理的利用土地”,以及宪法中的众多社会权条款,对这些条款进行法理解释可以对前面提到的住宅用地使用权到期,是否免费续费问题、机动车限行政策、个人所得税的问题做出回应。 

以住宅用地使用权到期,是否免费续费问题为例,宪法可以做出以下回应:1.续费是否有偿还是无偿,《物权法》有意留白;2.“自动无偿续期”与“土地国有”存在冲突。按照自动无偿续期的思路,所有权的收益权能受限,将导致我国的宪法规定城市土地公有的基础制度被架空;3.作为宪法财产权内容的续期权应被区别对待。住宅用地使用权的续期权,也属于公民的财产性利益,应当受到宪法财产权条款的保护。而物权法明确区分了“住宅建设用地适用权”和“非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4.财产的“私人使用性”与“社会关联性”,私人所有的财产,可分为两种:实现个人自我负责的生活的财产和与其他人的生存具有关联、有着坚强社会连带性的财产,前者被认为具有“私人使用性”,而后者被认为具有“社会关联性”;5.无偿与否,区分对待,对于大量非自住性的住房占用大量公共资源,具有很强社会关联性,若仍然永久性免费自动续期,无疑减少其他公民获得满足基本生存的房产机会,不利于社会公正。再如机动车限行政策的问题,让财产承担社会义务的前提是保障财产私有,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限行作为财产权承担义务应该到何种程度?对于个人所得税免征额确定的问题,张教授认为财产具有私人使用性,免征额的确定标准是宪法规定的生存权,即对个人生存的基本保障,这不是随意确定的。

部门法学者的漠视VS宪法学者的傲慢

以“薄案”证人强制出庭为例,《刑事诉讼法》第188条的前半段证人强制出庭制度是对《宪法》中被告人的辩护权的具体化,而后半段规定的被告人的配偶可以不强制出庭制度是对《宪法》保护婚姻家庭的具体化。当配偶指证有罪时,他所保护的婚姻家庭关系利益已经不存在,而《刑事诉讼法》的这条规定实际上是在保护一种不存在的利益,因而是荒谬的。针对此种不同的权利的保护,应该个案具体分析,以实现权利保障。因此,宪法与部门法实质上是交互影响的,首先宪法依赖部门法去落实和实践,要看到立法者构建部门法秩序的过程也是宪法具体化的过程,要尊重立法者对于宪法的理解和规范展开。对于法律的解释又必须以宪法精神笼罩和控制。宪法学者应当尊重部门法学者的研究,要充分理解部门法学的学理,不应轻率的否定。同时部门法学者在解释法律时,出于实现宪法之下法秩序的和谐目标,应该对法律做合宪性的解释乃至合宪性的续造。因此,宪法学者和部门法学者在作研究时,应该避免两种极端态度,即部门法学者的漠视和宪法学者的傲慢。

总结

张翔教授以近期研究的题域,以部门法中的财产制度与宪法中的财产权是的关系为视角,为同学们提供了一些思考启发和方向。并向同学们详细讲解了对宪法学进行思考需要掌握的理论工具:基本权利的双重性质(基本权利在私法关系中的效力、宪法对部门法的辐射作用);基本权利冲突及其权衡;法律的合宪性解释(法律的合宪性限缩、目的性限缩);比例原则;法律保留原则……最后,张翔教授对“宪法与部门法的三重关系”进行了总结:第一个层次,法律对宪法的具体化;第二个层次,法律的合宪性解释;第三个层次,法律的合宪性审查。在宪法之下的规范体系整合,这种整合不应该是单向的,而是体现为宪法与部门法的相互动态调试和诠释循环关系。互相理解和尊重其他部门法学科的知识和学理,向着法规范体系的统一性和融贯性,“法律解释者负有义务将宪法与下位阶法律规范互为动态调整而维持法律体系和谐”,要有“思虑周全、反复衡量的苦心”。 

在讲座最后的讨论环节,同学们对张教授讲座内容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踊跃地提出自己的问题和观点,张教授对问题作出了生动又细致的解答。讲座在同学们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落下帷幕。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8/10/23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