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仆竟敢开除头家
作者:廖元豪  

中国大陆推行“港澳台居住证”,要给在大陆工作求学的台湾人多一些方便。而我们的政府面对这种“太阳”,居然吹起怪风,宣称要对申办居住证的台湾人,“限制公民权”。什么是公民权?目前语焉不详,但可能会限制应考试服公职等重要基本权利,甚至有风声要“除籍”。这实在是荒谬又可怕的事。

所谓“公民权”就是作为国家“头家”的资格与能力。民主国家里,人民是头家(编者注:意为“老板”),是皇帝,政府是公仆。这不就是台湾多年来追求民主,所要达到的境界吗?我们这些头家把偌大的政府机器与每年上兆的新台币交给公仆,雇用他们来服务。结果今天这个“仆人”教训头家,考虑要把头家撵出去。这是民主政治,还是以奴欺主爬到头上来?

什么叫“除籍”?就是拔除“中华民国”国民的“户籍登记”。要知道,在台湾的制度下,绝大部分的权利义务,都是钉着“户籍”与“身分证字号”而来。孩子就读国民教育,办理健保与各种补助,乃至要驾照护照甚至信用卡,都以这个“户籍身分”为基础。“无户籍国民”的地位,其实有时比外国人还不如。这也是为何移民台湾的外籍与大陆配偶,会对于“设籍”、“身分证”这么在意的原因。因为没有登记户籍,在台湾简直寸步难行。在我们的法律上,“户籍”基本上就是“公民身分”,也就是你我在台湾这个政治社群的“成员资格”。

这种“身分基本权利”,不是来自你我有什么成就,也不是因为我们天赋英明,而就单单因为我们是台湾人,是“中华民国”国民,所以就拥有这个“公民身分”。绝大部分在台湾设籍的“中华民国”国民,这个身分地位都是“与生俱来”的。除籍,就是完全“剥夺”我们的身分权利;“限制公民权”就是要把我们的身分权利打折或限制。这是政府可以干的事吗?

今天民进党政府居然敢“考虑”要因为人们去大陆领一张证件,而剥夺或限制头家的资格。政府限制甚至剥夺人民的“公民权”,不仅以奴欺主没有秩序,更重要的是有严重的利益冲突。试想,如果这一招能用,那太可怕了。以后民进党不怕选举会输了,只要把所有“不会投给民进党”的人都除籍,或“暂时限制投票”,不就绿色江山万万年了?或说,温和一点,客气一些,可以限制某些“台湾人”不得担任公职,这样民进党就可以大方地把“自己人”通通塞进政府理当酬庸。同时还可以警告那些不支持本党的人—不听我们的话,连公教人员都没得当了。

别以为这种事太离谱。看看这两年来民进党政治人物的嚣张:他们敢限制你服公职权,就敢禁止你投票,甚至拔掉你的户籍“国籍”,让你成为无“国籍”人球,他们都很有经验的。这与当年戒严时期,政府拔掉海外异议分子的户籍,让他们成为“黑名单”无法“回国”,是差不多的招式。没想到解严30年,政党轮替3次,却一夕回到动员戡乱时期!这个政党要说转型正义?多讽刺啊!

在民主国家,政府限制甚至剥夺人民的公民权(不是自愿放弃),是极为严重的事。“宪法”第2条规定,“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请问被主权者托付的政府,可以自己决定“谁”是“主权者”吗?就算有此类制度(限制公民权)的国家,也只能限缩在类似“叛国”的行为类型。请问,到大陆讨一口饭吃,读一个学位,因此拿一张证件,就是叛国吗?我们绿蓝多少政治人物与商人,都是美国台湾两地跑。就算没拿绿卡,也有当地的居留证件(学生或工作签证、驾照,或州政府核发的身分证件),不是吗?

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还说:“中国片面核发居住证,是一项企图透过社会经济融合削弱台湾主权,具高度政治图谋的统战作为。”请问,美国核发绿卡,难道不是“片面”核发吗?有与“中华民国”政府商量吗?“中华民国”政府的移民署核发外籍人士“外侨居留证”,有得到外国人的母国同意吗?那为什么中共发个居住证,需要跟我们商量?邱副主委要不要全面清查,台湾人在世界各地工作、求学、居住,有没有拿任何“居住”或“居留”的证件?

说这是中国的统战作为,天啊!难道不发居住证,中国大陆就没有在“统战”了吗?许多参与过太阳花学运,痛批当年马政府“舔共”的青年,现在也在中国大陆拿他们的“学生证”读书。这不也在对岸的“统战”下吗?如果透过“社会经济融合”,台湾的“主权”就会削弱,那台湾实在逊毙了吧。台湾不是对自己的民主政治与社会包容超骄傲的吗?“主权”有这么容易消失?你有听说,台湾发给日本人一张外侨居留证,日本的主权就被削弱了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发证件能有效地削弱对方主权,那要不要多多欢迎中国大陆人民来台居住,我们一年发一百万张“永久居留”证,中国大陆的主权就垮掉了?

我们都是台湾人,都爱台湾。但民进党多年来很爱用一种分化排他的话术:“我说”你不爱台湾,你就不爱台湾;“我说”只有“我们”才是台湾人,所以“你们”就不是台湾人。这种凭己意到处指控别人不爱台湾的作风,根本就和“国民党威权统治”时代到处指控人家是匪谍,是三合一敌人,没啥两样。在绿色恐怖取代白色恐怖之后,现在居然异想天开要让“黑名单”复活,实在令人无言。


作者简介:廖元豪,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时报,2018年9月26日。
发布时间:2018/10/21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