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
作者:叶强  


作者简介:

叶强,男,湖北鄂州人,1987年4月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流动站博士后,法治发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中国政法大学与德国汉堡大学联合培养法学博士,中国法学会网络与信息法学会会员。研究领域包括宪法基础理论、教育法学和网络法学等,已在《中国高教研究》、《中国行政管理》、《情报杂志》、《体育科学》、《财经法学》等刊物发表论文多篇,参与省部级课题多项,熟练掌握德语和英语。

出版信息:

叶强著:《论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9月版。

内容简介:

本书从流行的宪法观念出发,将家庭教育的目的定位于培养“儿童公民”。培养儿童公民,就需要国家和家庭共同努力,这就引发了国家如何介入家庭教育的问题。借助于宪法释义学原理,本书以家庭教育权的基本权属性为基点,系统论证了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条件和程序,以及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司法审查等基础问题。在此基础上,结合已有的家庭教育立法实践,回答了家庭教育立法中的若干重要问题,并起草了《家庭教育促进法(草案)》建议稿。

   目 录

前  言

一、问题的提出

二、文献综述

三、研究思路与研究方法

四、可能的学术创新

第一章  家庭教育的基本范畴

第一节  家庭教育的概念

一、中国家庭教育简史

二、学理上对家庭教育的界定

三、法律上对家庭教育的界定

四、本文之界定

第二节  家庭教育的目的:培养儿童公民

一、关于教育目的的论争

二、从教育目的到家庭教育目的

第三节  家庭教育的场域:家庭

一、变迁的家庭概念

二、家庭能否作为基本权主体

第二章  家庭教育在宪法上的地位

第一节  从家庭教育到家庭教育权

一、家庭教育是父母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父母权利的性质:基本权

三、家庭教育权作为基本权的规范论证

四、在中国确立家庭教育权作为基本权的现实性

第二节  家庭教育权的权利主体是父母

一、父母成为家庭教育权权利主体的原因

二、父母享有家庭教育权的具体内容

第三节  家庭教育权的义务主体是国家

一、国家成为家庭教育权义务主体的原因

二、国家对于家庭教育权的具体义务

第三章  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体系化

第一节  国家义务理论转化为国家介入行为

一、抽象的国家义务层次

二、具体的国家介入行为

三、国家介入的逻辑结构

第二节  作为国家介入前提的家庭教育风险

一、家庭教育风险提出的背景

二、家庭教育风险的构造

第三节  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程度

一、家庭教育指导:教育父母

二、协调父母在教育观念上的差异

三、发展学前教育,提供学前教育实施

四、在经济上提高父母的家庭教育能力

五、撤销父母的监护权(照顾权)

第四章  比例原则审查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

第一节  司法审查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限度

一、关于社会权可诉性的研究进展

二、家庭教育权的可诉性问题

三、以防御权为基点划定司法审查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界线

第二节  司法审查国家介入家庭教育的难题: 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适用

一、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提出及其世界性影响

二、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在司法适用中的主要问题

第三节  比例原则在儿童最大利益原则司法适用中的引入

一、比例原则的结构与功能

二、实例分析:德国的四个判例

三、司法过程中具体解释步骤的归纳

第五章  家庭教育的国家立法

第一节  中国的家庭教育立法动向

一、中央的立法情况

二、大陆地方的立法进展

三、台湾地区的立法实践

四、国家立法的可行性

第二节  家庭教育立法中的若干疑难问题分析

一、前提性问题:软法抑或硬法

二、家庭教育立法的目的何在

三、谁来执行法律?设立家庭、妇女与儿童部

四、如何保障必要的家庭教育财政支出

五、家庭教育立法如何与学前教育立法相衔接

六、是否将家庭教育指导行为纳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七、撤销父母的监护权后,如何保障儿童得到有效的家庭教育的权利

第三节  《家庭教育促进法(草案)》建议稿

一、总则

二、父母在家庭教育上的权利与义务

三、家庭教育风险预防

四、家庭教育指导的一般规定

五、家庭教育指导机构

六、家庭教育指导师

七、家庭教育职业培训

八、家庭教育社会组织和志愿人员

九、家庭教育事业经费保障

十、法律救济

十一、法律责任

十二、附则

结  论

参考文献

后记:从家庭再出发

  序一

每个成年人曾经都是孩子

叶强是我指导的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题目是《论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这篇文章获中国政法大学2017届研究生优秀博士论文奖,经法学院专家委员会评定,入选法学院首批优秀博士文库,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老叶念硕士时跟我读体育法,身强体壮,单纯善良,爱读书,乐助人,但好像没有什么体育爱好或特长。他有点像阿甘正传里的阿甘,勤奋又执着。有空就写,从不偷懒。《论体育在现行宪法中的解释》一文,就是他坚持写作的成果,发表在权威期刋《体育科学》上。对家庭幸福和儿童保护的偏爱源于他的人生经验,也根源于他温良的心。参与我主持的“儿童权利保护机构研究”课题时,他翻译文献、收集资料、实地调研,在儿童家教、儿童家暴、儿童尊严等方面掌握了大量一手材料。他说非常景仰台湾成功大学的许育典教授,希望将来能以家庭责任和儿童保护为题材,进行博士论文创作。

湖北电视台编导张以庆拍过一部纪录片叫《幼儿园》,开头就说:他们或许是我们的孩子,或许就是我们自己。作为宪法学人,把儿童权利研究聚焦于家庭教育这一特殊领域,既可从宪法要求国家和家庭担负责任的角度进行观察,也可从儿童对父母或社会懵懂感性的视角进行体悟。老叶的论文,实事求是地说,选题不错。就我的有限阅读来说,目前还没有学者专门从宪法学角度对国家和家庭在儿童教育中的责任关系进行研究。老叶以深沉的问题意识,丰富的文献资料,法教义学的研究方法,呈现了一个体系化的言说文本,赢得了答辩委员会专家的肯认与好评。

长期浸泡在自由与民主宪法理论当中,老叶却说他逐步走上了共和主义道路。本书无论是有关家庭思想与文化的追寻,家庭教育基本权利的论证,还是国家介入家庭合宪性审查的推演,都落脚在了如何培养儿童公民抑或现代公民的核心命题上。立法优先是老叶的学术立场,通过立法解决家庭教育的矛盾与问题,是他的寄托和药方。依此逻辑他草拟了有78个条文的《家庭教育促进法》建议稿,作为本书创造性的结尾,真是煞费苦心。就像阿甘正传最后的一个长镜头:在蔚蓝的天空中,有一片羽毛随风飘舞,从空中到地下,最后落在了阿甘的双脚上。

老叶跟我说,在宪法界的学人中,他受王人博老师的影响最大。不过就本文的书写策略而言,我却看不到王老师对他的影响。王老师是不提倡学生写对策性论文的,特别是标志着自己学问品格的博士论文。因为对策一旦被采纳,论文的使命就完成了;而对策不被采纳,论文的使命也终结了。我以为对策问题也是可以写的,关键在于问题意识、理论抽象和书写策略。好的策论不但能影响制度建构,更能动人心魄,揭示事物的发展规律。依此衡量,本文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比如影响中国家庭教育的根源何在、生理与病理的关节点何如、合宪性审查三阶段判断的要害在何方等,并非类似在课题结项时附一个立法文本那么简单了事。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作为导师和读者,我感念老叶的学术勇气和自信,更感动于他对家庭教育的忠诚与执着。就像他在本书题记所言: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我想这是他心路历程的写照,更是他撰写论文的动力。其实我更喜欢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的一句话,每个成年人曾经都是孩子,只是他们忘了。然而就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来说,我们怎能忘了呢!

是为序

                                         焦洪昌

                                       2018年6月1日


序二

一本有关家庭教育权的宪法学力作

叶强博士请我为他的新著《论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写个序,我真是感到受宠若惊。因为我对该问题基本上没有研究,除了2007年写过一篇名为《从一则案例看在家教育的合宪性与合法性——兼谈我国宪法上受教育权与受教育义务之内涵》(载《判解研究》2007年第4辑)的文章外,与这个主题的唯一关联可能就是参加了叶强博士的同名博士论文答辩会。当时我对他的论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还在答辩结束后“偷偷”地将他的论文拿回家,准备收藏。

这本书源于叶强博士的同名博士论文,记得我曾在自己的博士论文后记中写下了我认为一篇好的博士论文所应具备的三个标准,迄今为止我在大学给博士研究生讲论文写作时仍然采用这三个标准,即资料要详实、方法要融贯、问题意识要准确。叶强博士的论文无疑已经做到了:(1)从资料上来看,他搜集了大量有关该主题的中外文资料,包括中文、英文和德文,不仅详尽,而且真实,尤其是外文资料都以第一手资料为主;(2)从论文所采用的方法来看,由于叶强博士曾在德国访学两年,所以方法上带有明显的法教义学的特点,即结合法条与案例、结合理论与实务、结合历史与比较,试图对国家与家庭教育的关系进行宪法学上的体系构建,方法能够做到一以贯之;(3)从论文的问题意识来看,文章从儿童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出发,来寻找国家对家庭教育介入的界限与尺度,从而实现国家、家庭、儿童三者利益的最佳平衡。既没有对家庭教育完全否定,也没有对其放任自流,而是寻找使其健康有序发展的路径,这无疑是切中我国目前家庭教育的症结的。

当然,纵览全书,我认为该书还可以在以下三个方面继续完善:(1)对于家庭教育的界定。家庭教育无疑有两种,一种是与学校教育形成竞争关系的家庭教育,即家长不送孩子上学而是在家里聘请老师或者家长亲自对孩子进行教育(有学者也称之为“在家教育”),这种家庭教育由于取代了学校教育,所以面临更大的争议,比如其能否取得与学校教育相当或者更好的教育效果、家长不送孩子上学是否违反了受教育义务等等。另一种是与学校教育形成补充关系的家庭教育,即家长在孩子放学后或者上学前在家里对孩子进行的课外教育,这种家庭教育由于不取代学校教育,更多是作为对学校教育的补充,所以受到的质疑更少。那么,对于上述两种家庭教育的形式,国家介入的程度和方式显然是不同的。但是在该书中尚未见到作者对此进行分类论述。(2)既然作者将家庭教育的理论基础设定为作为宪法上基本权利的家庭教育权,那么实际上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就是一种对基本权利的干预,面临着合宪与否的“风险”。如果合宪,就是一种对基本权利的限制;如果违宪,就是对基本权利的侵犯。因此,作者完全可以在第三章往后的章节中按照基本权利限制的三阶层分析框架来讨论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问题,这种写法可能比目前的写法更具有体系性和整全性。目前作者仅仅从比例原则的角度来讨论国家介入的界限和程度,显然还不够。因为在影响基本权利限制合宪性的要素中,基本权利的保护范围、干预的方式、干预立法的明确性、基本权利的本质内涵等等都会发挥重要的作用,并不是说国家对家庭教育的介入只要通过了比例原则的检验就可以“高枕无忧”了。(3)该书的第五章是关于家庭教育未来立法的建议,在风格上与前面的章节有些“跳脱”。如果说前面四章都是解释论的话,第五章显然属于立法论的范畴了。而且我也担心能否仅用一章的篇幅就能很好地处理家庭教育的立法问题。相比宪法学上相对宏观的理论探讨,具体的立法涉及的方方面面更多,尤其是涉及到大量的立法调研,即对立法事实的确定。从该书目前的讨论来看,作者所做的立法准备还是不够充分的,所以我建议,作者完全可以就第五章的内容日后单独出一本书,而本书仅作为下一本书的“宪法上之理论基础”而存在。

瑕不掩瑜,我认为,该书对于我国宪法学有关家庭教育权的研究具有开创性的贡献,是一本有关家庭教育权的宪法学力作。我非常愿意向读者推荐这本书,也衷心祝愿叶强博士在这一领域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权之为序!

                                         王锴

                                       2018年5月24日

                                        于北航如心楼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8/9/1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