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师生深切悼念缅怀罗豪才教授
 

著名归侨、法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北京大学法律系原主任,北京大学原副校长,中国致公党的杰出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罗豪才同志,因病于2018年2月12日9时0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3月2日,“罗豪才教授追思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举行。追思会由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与公法研究中心举办。人权研究中心主任韩大元教授、执行主任朱力宇教授、秘书长陆海娜教授,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锦光教授,中国行政法研究所所长莫于川教授,国家法官学院王雅琴教授等专家学者,以及宪法、行政法、人权法方向的研究生,约30人出席了追思会。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3.2全景.jpg

追思会由朱力宇教授主持。首先朱力宇教授宣布追思会开始,参会人员全体起立,向罗豪才教授遗像三鞠躬。随后,与会师生观看《罗豪才:传奇的一生》怀念短片,回顾罗豪才教授的生平事迹和对我国法学教育、政协事务、法治建设诸多方面的杰出贡献。

之后,与会师生围绕罗豪才教授的思想贡献、生平交往以及对人大的人权研究、公法研究的支持帮助进行了回忆和互动。

首先由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主任韩大元教授代表人权研究中心致辞,他回顾和强调了罗豪才教授对人权中心的发展以及由人大人权中心承办《人权》期刊给予的大力支持和帮助。韩老师提到:“中国人民大学的人权研究中心是中宣部和教育部批准的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当年在基地评审时,人大和北大都参与了竞争。罗豪才教授是评审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虽然是北大教授,而且北大在人权教育方面也做得很好,但他仍然支持把这个名额授予了人大。罗豪才教授的这一决定是令人敬佩的,他虽身在北大,但他更关切全国人权教育的平衡和国际化的问题”。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2.jpg

韩老师在提及《人权》期刊由人权研究会交由人大人权中心承办时说:“作为中国唯一的一个以‘人权’命名的公开发行杂志,人权研究会创办了一段时间,认为有必要将其转化为一种纯学术性的刊物,很多大学都争先申请承办这一刊物,人大也提出了申请。当时罗豪才教授是人权研究会会长和《人权》期刊编委会主任,在听取了朱力宇教授对人权中心发展状况的报告后,罗豪才教授等领导研究决定将《人权》期刊交由人大来办。此外,人大人权中心的人才培养、理论研究以及国际化等很多方面,都一直得到罗豪才教授的指导和帮助,我们非常感谢罗豪才教授对人大人权研究中心发展的贡献和大力支持。”

韩大元教授说道:“本月10日北大将要举行“现代公法学理论研讨会”,主要探讨罗豪才教授提出的两个具有思想性、时代性、创新性、国际性的理论,分别是平衡理论和软法理论。我从罗豪才教授提出的平衡论的宪法基础角度正在写一篇论文。罗豪才教授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最早外国宪法、比较宪法课程体系的创始人之一,我们要学习罗豪才教授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之心,同时学习他作为一个学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无论是作为国家领导人还是教授,他始终没有离开过教学,没有离开过学术,即使到了八十岁高龄,罗豪才教授仍然在思考法治、人权、行政法未来的发展。他对自己未来的学术道路有一个规划:从行政法再回到宪法研究,思考中国特色的人权理论如何体系化,思考未来两岸统一后的宪法架构。罗豪才教授的这种精神给予了行政法和宪法研究者很大的启示和鼓舞,不论怎样的政治环境和背景下,内心对法治的追求和对学术的追求是不能改变和动摇的。罗豪才教授作为国家领导人,自始至终没有因为政治地位的提高而改变他的学术观点,这是令人敬仰的。罗豪才教授虽然走了,中国法治现在是最需要我们学者作出学术贡献的时候,在怀念罗豪才教授的同时,对他最好的纪念是做好公法研究特别是行政法和宪法研究,推动中国法治的发展,不要让我国的法治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而遭到停止或者是挫折,我们要把对罗豪才教授的情感转化为捍卫学术理念和捍卫法治的实际行动”。

随后由中国人民大学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锦光教授致辞。胡老师表示自己是在念书的时候通过学习罗豪才教授的相关学术著作认识他的,当时能阅读到的与国外接轨并体系化的书较少,罗豪才教授所写的书是其中比较先进的书之一,读后受到很大的启发。胡老师指出,罗豪才教授的学术贡献是多方面的,其一是平衡论,学术界对平衡论的争议较大,但即使争议再大,在中国的社会背景下提出平衡论的价值远大于争论,因为中国的发展是从计划经济过来的,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政府的权力无所不能,强势政府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其他西方国家做不到的事情,但也有极大的负面影响,在这一背景下,公权力和行政相对人的权利要保持一种平衡,所以平衡论的提出有很大的价值和意义。有争论是正常的,一般来说行政法没有自己特有的基础理论,中国的行政法要以平衡论来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很多人看了国外的行政法都没有谈及其行政法的理论基础是什么,显然行政法的基础理论来自于宪法中蕴含的价值,行政法作为公法的主要部分,在宪法的价值基础上来展开行政法的研究。而特定的行政法理论基础是否存在,争议较大。另一个就是在行政法领域里,行政权力和相对人权利在行政法这一框架里能否达成一种平衡,如果在行政法领域就已经能够平衡,那更高层次的宪法和司法审查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其二是罗豪才教授提出的软法理论,软法和平衡论是一脉相承的,在公权力很强大时,某些时候对社会的治理能否采用一些非强硬的措施,通过软法理论的研究让社会治理更加协调。其三是罗豪才教授提出的法治和人权相辅相成,讲人权必须要讲法治,讲法治也必须要讲人权,避免了仅仅把法治作为社会治理的一种手段而忽视了法治的目的即人权,避免了走向形式法治的悲剧。胡老师表示,罗豪才教授在耄耋之年仍然坚持学术思考和创新,这尤其值得后辈学习和敬仰。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5_4.jpg

莫于川教授从自身与罗老师的交流互动中是如何深入认识罗老师的,罗老师对人大法学院尤其是宪法与行政法、人权法学科的帮助,罗老师的学术思想贡献及特点三个方面讲起。莫老师表示:“2月12日听到罗老师去世的消息,确实非常震惊和伤痛,那天在北京周边还发生了地震并有明显震感,令人觉得真是天人相应,上苍也有振动疼痛。那之前我曾一直想去但又不便去医院探视,后来又一度听说他的病情稳定一些了,就想待罗老师身体恢复了以后就有更多见面机会,再等等吧,没想到罗老师就这样匆匆离去,感到特别意外、特别伤感。我曾报考罗老师的博士生但没有考上,自此以后倒是与罗老师有更多、更深的接触,对他的认识也逐渐加深,成为了私淑弟子,这对我来说可谓三生有幸”。

莫老师提到:“第一,我结识罗老师,得益于三位恩师的引荐:一位是我的硕导王连昌教授,一位是我的博导许崇德教授,一位是我读博后的专业指导老师皮纯协教授。这三位老师与罗老师的关系都特别好,与罗老师一样都是曾经或长期研究宪法学的公法学家。因此,我在读研、读博期间,与罗老师有很多联系,受教颇多。特别是王老师,他长罗老师一岁两个月,他们年龄相仿且性格相近,相识相知共同努力四十年亲如兄弟,共同为创建我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和学科发展作出了很多贡献,所以王老师一直鼓励我报考罗老师的博士生。记得2月12日那天早上九点刚过我惊闻罗老师逝世消息后,尽管也知道王老师身体非常不好,还住在敬老院,但也不敢耽误,随后就通知了王老师,他闻讯感到特别震惊,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处于伤感和回忆中。24日那天是罗老师的八宝山送别会和遗体火化,王老师得知消息后就一直动情地喃喃自语停不下来,我特意请王老师的女儿放姑书记协助将我写的那篇纪念长文念给他听后才稍微平静下来。王老师还特别请我在北京举行的追思会上转达一下,他作为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与罗老师在学会曾共事多年结下深厚情谊,他祈祷罗老师走好,望转达对罗老师家属的问候。第二,罗老师给予我们人大宪法和行政法学科、我们宪行研究中心、我们中国行政法研究所等诸多研究机构很多的指导、支持、帮助。例如,我院首场名家法学讲坛,罗老师欣然应邀来演讲;我的第一本个人专著,也是由他欣然作序。尽管罗老师那么高的职位,官至副国级,但我们晚辈有事给罗老师当面或打电话汇报工作、讨论事情,他都乐意同我们聊很长时间进行仔细商讨,一点架子都没有。记得为了在中国人民大学开好行政指导与软法研讨会,尽管那之前我陪同罗老师在他的家乡福建泉州安溪进行考察调研已经互动商讨很多了,但回到北京后,为了筹备好研讨会,又给他打了很多电话,经常一打电话就半个小时商量很多细节。从这个角度讲,罗老师对人大法学院和宪行专业的指导帮助非常大,我也想借此机会表达一下对他的感激之情。第三,罗老师具有极其高的学术贡献、人格魅力和社会影响力!几年前我在台湾做访学,呆了一段时间,那期间每个周末都随同翁岳生老师去爬山,爬那个有名的猫空山。因为每一次爬山都是半天时间,在一块儿走着,他就曾多次同我聊到了关于罗老师的许多情况,既往他与罗老师交往、相知的一些细节,听了非常感动和敬佩。由于翁老师和罗老师都是安溪老乡,年龄相近(仅差一岁多),经历相似(都当过大法官),专业一样(宪法行政法),我从翁老师的言谈中深感两位老师的感情很深。常言道,在背后说人好,那更是真心好。一位前辈权威学者,非常敬佩和深情地在背后叙说了关于罗老师的许多特点和贡献,我真心感觉到他对罗老师真的是相知很深、感情很深、特别敬佩、特别推荐。最后我将罗老师的学术创新贡献总结为公法平衡理论、软法治理理论、协商民主理论及中国人权理论,其学术思想发展的主线乃是我国公法如何增强民主性、走向民主化,是民主的公法学。我自己的研究重点和创新观点,恰恰与此相同相通非常吻合,所以一直是罗老师的追随者。我们中青年公法学人应当学习罗老师,把前辈的学术创新精神和社会责任感继承下来、发扬开去,不断推动中国特色的行政法治和行政法学以及整个公法学健康快速发展,这是对罗老师最好的祭奠和怀念”。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6.jpg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毕业博士、国家法官学院王雅琴教授通过追忆罗豪才教授担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期间的往事,表达了对罗教授做事、做人、做学问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怀念。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3.jpg

人权中心秘书长陆海娜教授表示,听说罗豪才教授去世的消息时非常震惊。不久前还在某个活动中见到过罗教授,当时他的精神状态很好。陆老师提到第一次见到罗老师是在2013年召开的北京人权论坛期间,向罗老师汇报了人大人权中心要设立人权法方向法律硕士事宜,罗老师表示非常支持。罗老师和蔼可亲的敦厚长者形象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作为人权领域一位重要的引领者和支持者,罗教授的去世是我国人权领域重大损失,作为人权领域的后辈,我们能做的就是继承罗教授的遗志,努力做好人权研究和教育事业。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4.jpg

朱力宇教授发言时称,罗教授是一位学识渊博、睿智、儒雅、平易近人的学者和长者,是一名真正的绅士。跟罗教授近距离接触是在一次人权学术会议上,罗教授来人大调研期间自始至终参加每一场会议从不缺席或提前离场,特别支持人大人权中心的发展。罗教授作为中国人权研究会会长,为中国人权理论建设和对外交流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我们对罗教授的离世表示沉痛哀悼。

Macintosh HD:Users:macbookpro:Desktop:1.jpg

王旭教授表示,虽然没有机缘直接受教于罗老师,但深深敬佩罗老师为学为人的伟大风范,是中国人立德立功立言的楷模。罗老师给我最大的启迪就是,作为学人,要敢于坚持自己的思想,不畏惧学术争议,努力做出对中国法学有原创性的贡献。中国法学也只有在宽容、自由的思想氛围中才能积累进步,罗老师的学问人生做出了表率。同时,如何平衡为学与事功,既坚持学者本色,又积极推动社会进步,罗老师也堪为后学表率。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罗豪才教授作为一名卓越的法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他的逝世是整个法学界和教育界的重大损失。他为我们树立了崇高的榜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尊敬和怀念。

最后,追思会在庄严肃穆、无限深情的氛围中结束。

(撰稿/蒲静怡,摄影/尹林泉)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8/3/5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