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控枪:白宫推出系列举措 各方反应不一
 

奥巴马控枪出新招 绕过国会引“越权”争议

2016年01月06日 06:55:56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1/06/c_128598031.htm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定于5日宣布一系列控枪新举措,着眼于规范枪支销售和遏止枪支非法交易,以期绕过国会、用行政手段遏制美国频发的枪支暴力事件。

白宫官员4日在声明中说,根据新举措,美国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将要求全美所有实体店、枪支集市和互联网的枪支售卖者登记为持有经营许可的枪支经销商,并对所有购枪者实施背景调查。未获许可进行枪支交易者将面临最高5年刑期和至多25万美元罚款的处罚。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还将雇佣超过230名检查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以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力度。

“这些不单单是我拥有的法律和行政权限内所能给出的指导性意见,它们更是包括枪支所有者在内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支持的(控枪举措),”奥巴马在与美国司法部长洛蕾塔·林奇会面时说,“虽然这些措施无法解决这个国家的所有暴力犯罪问题,无法根除枪击事件……但它们会挽救一些人的生命,使其家人免受失去至亲之痛。”

在美国历史、文化和民众生活中,枪支占据着极为特殊的地位。虽然近年美国恶性枪击事件频发,但限枪控枪的阻力依然强大。除国会内部以及民意分歧外,以全国步枪协会为代表的枪械利益集团拥有大量支持者,在美国政界影响巨大,也成为美国控枪历来难上加难的重要原因之一。

奥巴马政府先前多次批评国会在控枪问题上不作为。数据显示,美国有3亿多人口,而私枪保有量逾3亿支,每年死于枪口下的人数超过3万。

【有越权之嫌?】

虽然收获不少叫好声,奥巴马政府推出的控枪新举措也招致不少批评与质疑。一些美国媒体和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措施本身的“硬伤”,还是奥巴马绕过国会引发的“越权”争议,恐怕都会让这些措施在具体落实时大打折扣。

美联社解读,这些新举措对需要登记为枪支经销商的主体定义模糊,缺乏量化标准。譬如,新举措没有明确规定售卖多少支枪才须被认定为枪支经销商。另外,这些举措只停留在政府机构指导意见的层面,缺乏联邦法规的绝对效力,很可能面临“朝令夕改”的窘境。不少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已经放话,声称一旦赢得总统选举,就会撤销奥巴马政府这些控枪新举措。

一些共和党人认为,奥巴马此举不但存在法律争议,还有越权之嫌。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保罗·瑞安4日就把矛头对准奥巴马,指责他不把珍视合法拥枪权利的美国民众放在眼里。

“我们都为近期(频发的枪支)暴力事件感到痛苦,但总统先生考虑的(控枪)新变化不会阻止它们的发生……这是行政僭越的危险举动,不会获得国家支持。”

面对质疑,奥巴马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新出台的控枪措施符合“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以及民众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利”,作出这一决定完全“在自己(身为总统)的法律权限之内”。(闫洁)(新华社专特稿)


奥巴马强调美国控枪问题刻不容缓

2016年01月06日 09:50:38 来源: 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1/06/c_128600575.htm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月6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5日指出,不能再找借口漠视枪械管制问题,并强调国会以常理来处理枪械安全问题,保障民众生命安全,不能再拖延。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说,奥巴马当天在支持控枪人士和枪支犯罪受害者家属的陪同下,在白宫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痛陈美国枪支暴力犯罪顽疾,并宣布一系列控枪举措,包括加强对购枪者背景审查和控枪执法等。

奥巴马宣布,所有枪支售卖者都将被要求获得经营许可,并对购枪者进行背景审查,否则将受到刑事处罚。美国政府将雇用更多检查人员参与购枪者背景审查工作,增加200名探员以加强枪支安全相关法规的执法力度,并投入5亿美元用于精神疾病的治疗。

奥巴马指出,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枪支暴力案件频发的发达国家,每年有超过3万人死于枪下,因此控枪问题刻不容缓。

民主党两名总统参选人希拉莉和桑德斯对奥巴马的措施表示支持;桑德斯指责共和党没有将儿童和无辜美国人的利益放在最前面。

但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瑞安表明,一旦共和党人当选总统,必定会推翻这些措施,并批评措施违反宪法。

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反对加强限制枪支拥有权,奥巴马计划采取的任何行动都可能面临法律挑战。

但奥巴马表示,这些建议在他和相关行政部门的法律权限内,行政团队的相关建议“符合”美国宪法的第二修正案,即美国人民拥有持枪权。


奥巴马挥泪谈控枪:我教过宪法这不违宪(全文)

2016年01月06日15:43 新浪新闻

http://news.sina.com.cn/w/zg/2016-01-06/doc-ifxneefv9093481.shtml

奥巴马提及遇难儿童时落泪

奥巴马5日发表讲话,宣布新的控枪行政措施,加强购枪背景审查,呼吁国会采取行动。

在执政的最后一年,奥巴马选择绕开共和党把控的国会,凭一己之力推动控枪,还动员民众用选票迫使议员们行动。他逐一驳斥拥枪团体的谎言,提到枪案遇难儿童时也不禁流泪,可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以下为奥巴马讲话全文,小标为编者所加:

谢谢你们(鼓掌),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所有人,请就座。谢谢,非常感谢。

马克,我想谢谢你的介绍,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共度的时光,我们有关丹尼尔的对话。那些事情在那一天改变了我。我诚恳地希望,这也将能改变这个国家。

五年前的这一周,一位美国国会议员和另外18人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市遭枪击。那已不是我第一次就大规模枪击事件向全国发表讲话,它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胡德堡、宾汉姆顿、奥罗拉、奥克里克、纽顿、海军船厂、圣巴巴拉、查尔斯顿、圣贝纳迪诺,太多的枪击事件了。

感谢一个伟大的医疗团队和她丈夫马克的爱,我亲爱的朋友和同事,加贝-吉福兹(新浪编者注:前美国众议员,被枪击中头部但奇迹生还。丈夫马克是宇航员。)在那起枪击事件中幸存。她今天在可爱母亲的陪同下和我们在一起。(鼓掌)。感谢一个非常棒的医疗团队,她可爱的丈夫马克,随便说一个小插曲,我上一次见到马克——你们可能知道马克的双胞胎兄弟是一位在外太空工作的宇航员,马克来到我的办公室,我问他多长时间和你兄弟通话,他说,我通常每天会与他通话,但是他这次是在见面前打来的,所以,我觉得我不应该接他的电话。(笑声)这让我感觉有点不好(笑声)。那是一个长途电话(笑声)。所以,我告诉他,如果他的兄弟斯科特今天打电话来,他应当接听电话。(笑声)。把扬声器打开。(笑声)

当吉福兹仍在医院时,我曾前往看望,我们当时还不能确定她是否能幸存。我是在参加死者纪念活动之前探视她的。她在一个小时后睁开了眼睛。我记得曾与母亲谈及此事,但是我知道,她和她的家人在过去五年所经受的痛苦,康复过程、从重伤恢复的辛苦与努力。

我随后想起那些没有这么幸运的美国人。每年有3万多美国人因为枪支而过早地离世,自杀、家庭暴力、黑帮火拼、枪支事故。数十万美国人失去了兄弟姐妹或者埋葬了自己的孩子。许多人终生致残或者学会在失去爱人的情况下生活。

这些人中的一些人今天来到了这里,他们可以告诉你一些故事。就在这个房间里有许多故事,有许多心碎,有许多坚强,有许多力量,但也有许多痛苦。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样本。

美国不是这个地球上唯一有施暴成性或者危险人员的国家,我们也不是天生更加倾向于暴力的国家,但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枪击案如此频发的唯一一个发达国家,其它发达国家没有这么高频率的枪击事件,美国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我们某种程度上已对此麻木,我们开始认为这是正常的。

我们没有去思考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这一问题反而成了最具分裂性的两党争辩议题,虽然美国民众对于该采取何种措施有着广泛的共识。这就是我将于周四在弗吉尼亚州就枪支暴力问题举行一个公众会晤的部分原因,因为我的目标是将这一议题争论双方的好人们聚集在一起,就此进行一个公开的讨论。

我将不会再参加总统大选,我没有寻求讨人欢心,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不质疑对方动机或者不心怀不满的情况下持不同观点,我们不需要说服对方,但我们对此要有紧迫感。用金博士的话说,我们需要有“强烈的现实紧迫性”,因为人们正在死去,长期以来用以不采取行动的借口已经不行了,已不够了。

这就是我们今天来这里的原因。不是为了辩论上一次大规模枪击事件,而是采取一些措施来试图制止下一次大规模枪击事件。(鼓掌)。我们来这里为了证明,大多数美国人对像丹尼尔这样的小男孩是足够关心的,他们将团结起来,采取常识措施来挽救生命和保护我们更多的孩子,虽然我们的声音并不一直是最洪亮的或者是最为极端的。

我教过宪法,懂第二修正案

现在,我想从一开始就明确无误,我已多次表达过这一点,这已变成了家常便饭,这成了我做整个事情的惯例:我信奉宪法第二修正案,它是白纸黑字记录在案的,它确保人们拥有枪支的权利,不管人们多少次试图歪曲我有关宪法第二修正案的言论,我曾(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宪法学,我对此甚知一二(鼓掌)。但是我也相信,我们可以找到在遵守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同时减少枪支暴力的方法。

我的意思是,想想这个议题吧,我们都信奉宪法第一修正案,宪法第一修正案确保了言论自由,但是我们不会允许你在剧院里乱喊“着火了”。我们明白我们的自由是受限制的,以保护无辜人士。我们珍视我们的隐私权,但是我们接受在登上飞机前要经过安检门,这并不是因为人们喜欢这么做 ,而是因为我们明白,这是在一个文明社会里生活所要付出的部分代价。

在有关枪支暴力辩论中经常被忽视的一点是,大多数枪支拥有者事实上都同意,我们可以在遵守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同时阻止那些不负责任、违法的纠纷演变成大规模枪击事件。

现在,在枪店购枪要进行背景审查。如果一位父亲想教他的女儿如何打猎,他可以走进一家枪店,接受背景审查,安全和负责任地购买他的武器。这并没有被视作是对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侵犯。与一些枪支权利辩护者的说法相反,背景审查并不是滑向全面没收枪支的第一步。一些总统候选人在我今天讲话前就发表言论,但与他们的说法相反,这并不是夺走所有人枪支的一个阴谋。你通过背景审查,你就可以购买枪支。

问题是一些枪支的卖家是在一套不同规则下行事的,一位曾有过暴力犯罪史的重犯可以通过互联网购枪,无需经过背景审查,无需回答任何问题。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个网站上购买枪支的人员中,每30人就有1人有过犯罪记录。我们是在谈及那些曾因为严重罪行而被定罪的人员——严重攻击、家庭暴力、抢劫、非法拥有武器。那些有着漫长犯罪历史的人们购买致命性武器太容易了。这只是一个网站数个月内的记录。

所以,我们创造了这样的一个制度,危险人士被允许按一套不同的规则行事,负责任的人士以正确的方式购枪,要接受背景审查。这不合理,所有人都应遵守同样的规则,大多数美国人和枪支拥有者都这样认为。我们三年前曾试图改变那样的局面,包括20名儿童在内的26美国人三年前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丧生。

控枪为何成为两党争议话题?

两位美国参议员,来自西弗吉尼亚的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和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帕特-托梅伊进行了诚心诚意地合作,他们都是枪支拥有者,都是宪法第二修正案权利的强烈拥护者,都是美国步枪协会A级会员(新浪编者注:步枪协会是激进的枪支游说团体),这一资格是很难获得的。他们咨询了包括副总统在内的许多人,副总统长期以来一直是对购枪者进行背景审查的呼吁者。他们起草了将要求对所有人进行背景审查的议案。情况就是这样,非常常识性的东西。90%的美国人支持这一提议,90%的参议院民主党主人投票支持了这一议案,但是议案未能获得通过,因为参议院90%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这一议案。

这一议题是如何演变成两党争议议题?共和党总统小布什曾说:“我支持在枪支展或者在任何地方进行背景审查,以确保枪支不会落入那些不应当获得枪支人员之手。”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提交了一个获得两党支持的提议,来应对枪支展漏洞。他说:“我们需要这一修正案,因为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曾利用和将利用我们枪支安全法律方面这一非常明显的漏洞。”甚至美国步枪会也曾支持扩大背景审查。顺便说一下,它的大部分会员现在也支持背景审查。大多数共和党选民也支持背景审查。

我们是如何落到现在的境地的?我们是如何演变到目前的局面,人们认为要求进行背景审查意味着夺走人们的枪支?

每次当提出这一问题时,我们就会遇到诸如背景审查这样的常识改革措施可能不会制止上次或者上上次或者上上上次屠杀,所以何苦为之的借口。我拒绝这样的想法(鼓掌)。我们知道,我们没法阻止世界上所有的暴力行为,所有的邪恶行为,但是,我们也许应当试图阻止任何一次邪恶行为,一次暴力行为。

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记得,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的同一时间,中国的一名精神错乱人士拿了一把匕首,试图用匕首来杀一些中国儿童,但大多数中国儿童在那些案件中幸存,因为那人没有获得威力很大的枪支,我们也许无法挽救所有人,但我们应当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就像我们无法防止所有交通事故,但我们可以采取措施来减少交通事故。

正如罗纳德-里根曾说过的那样,如果强制性背景审查能够挽救更多生命的话,那么就相当值得使其成为法律。三年前摆在国会面前的议案就是一次考验。不幸的是,太多的议员未能通过考验。(鼓掌)

事实上,我们知道背景审查是能够奏效的。在康涅狄格州通过一项要求背景审查和枪支安全课程的法律后,枪支引发的死亡事件减少了四成,四成。(鼓掌)与此同时,在密苏里州取消了一项要求全面背景审查和购买许可的法律后,枪支引发的死亡事件比全国平均值增加了近五成。一项研究发现,密苏里州的犯罪分子更加容易获得枪支,这一点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证据告诉我们,在那些要求进行背景审查的州里,遵守法律的美国人并没有发现购买枪支的难度在增加。他们的枪支并没有被没收,他们的权利并没有遭到侵犯。

这只是我们目前所获得的一些信息。在进行更多的研究后,我们可以进一步改善枪支安全。正如在进行了更多的研究后,我们在过去三十年大幅降低了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当车辆、食物、药物,甚至玩具给人们带来伤害后,我们就展开调查,我们就可以使它们更加安全。你知道吗,研究,科学,这些是好东西,它们能奏效。(笑声和鼓掌)。它们确实能奏效。

但是想想这个吧,当事情涉及到武器时,没有人会说枪支没有潜在的致命性,武器每年杀死数万美国人,国会事实上投票使公共卫生专家就枪支暴力的研究变得更加困难,使专家们更加难以收集数据和事实,使制订减少枪支暴力的策略更加困难。即便是在圣贝纳迪诺枪击事件后,他们仍然拒绝让那些无法登上飞机的恐怖疑犯更加难以购买半自动武器。这是不对的,也不可能是对的。

所以枪支游说集团现在可能将国会扣为人质,但他们无法将美国扣为人质(鼓掌)。我们并不需要接受屠杀作为自由的代价。(鼓掌)。

现在,我想明确一下。国会仍需要采取行动,在这个房间的人们在国会采取行动前将不会休息。(鼓掌)因为一旦国会支持常识性枪支安全措施的话,我们可以更大幅度地减少枪支暴力。但我们也不能等待。在国会采取与大多数美国人意见一致的行动之前,我可以在我的权力范围内采取措施,以帮助减少枪支暴力事件,挽救更多生命,这些行动将保护我们的权利和我们的孩子。

我们要做什么?

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事件后,拜登和我与我们的团队共事,我们提出了一整系列的行政措施以试图强化我们现存的规则和制度。但是,今天,我们将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所以,让我阐述一下我们将要采取措施的主要内容。

第一点,所有的枪支销售者必须获得许可证,实施背景审查,否则将遭到刑事起诉。(鼓掌)你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枪支展上卖枪,这不重要。你在哪里售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的事情。

我们还将扩大背景审查的范围,一些暴力犯罪分子试图拿信托、公司和各种其它渠道作掩护来购买一些最为危险的枪支。

我们还将采取措施来使背景审查制度更加有效。在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和烟酒火器局副局长汤姆-布兰登的指导下,我们将雇佣更多人员以便更快地处理申请,我们将使一个过时的背景审查系统进入21世纪。(鼓掌)

这些措施将事实上使遵守法律的枪支拥有者获得了一个更顺利的流程,使负责任的枪支销售商获得一个更通畅的流程,一个能够更加保护公众的更加强有力的流程,保护公众不受危险人士的伤害。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将采取我们能够采取的所有措施,以确保现有的枪支安全法律获得明智和有效的执行。这意味着我们将增加200名烟酒火器局工作人员和调查人员。我们将要求枪支销售商及时报告更多的枪支丢失或者被盗事件。我们将与权利组织合作,以保护家暴受害者免受枪支暴力的伤害,在太多的情况下(鼓掌),人们没有获得他们应当获得的保护。

第三点,我们将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那些精神疾病病患,让他们获得所需的帮助。获得媒体高度关注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使人们关注到那些少数伤害他人的精神病患,但事实是,三分之二的枪支致死事件死者是自杀者,所以,我们的许多工作将是防止人们伤害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确保平价医疗法案,也叫奥巴马医疗法案(笑声和鼓掌声)将精神病患和其它疾病患者同等对待的原因。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将投资5亿美元来在全国范围内扩大精神病患接受治疗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确保联邦精神疾病档案要提交给背景审查系统,清除各州获得相关信息的障碍的原因。如果我们可以继续使精神疾病议题去污名化,让病患得到护理,弥补背景审查制度的漏洞,那么我们可以使更多家庭免受亲人自杀的痛苦。

对于那些在国会里经常急于指责精神疾病导致大规模枪击事件以作为避免在枪支议题上采取行动的议员们,现在是你们支持这些努力的机会。请言行一致。(鼓掌声)

第四点,我们将提高枪支安全技术。今天,许多枪支受伤和死亡事件是合法枪支的结果,这些枪支被盗或者被误用、走火。仅在2013年,500多人由于枪支事故丧生,这包括5岁以下的30名儿童。在这个地球上最伟大、技术最先进的国家里,没有理由发生这些事情。我们需要研发新技术来使枪支更加安全。如果我们可以实现用指纹开手机,那么为什么不就我们的枪支使用同样的技术?(鼓掌声)如果有APP可以帮助我们找到不见的平板电脑——随着我年龄的增加,这样事经常发生——我们为什么不能用这一技术来找到被盗的枪支。如果一名儿童无法打开阿斯匹林的瓶子,那么我们应当确保他们无法扣动板机。(鼓掌声)是不是?

所以,我们将推进研究,我们将与私营企业合作,以升级枪支技术。

一些枪支零售商已经拒绝在不完成全面背景审查完成枪支交易,或者在出售半自动武器或者大容量弹匣方面持克制态度。我希望更多的枪支零售商和更多的枪支制造商加入他们的行列,因为他们应当和其他人一样关注枪支这种产品,枪支导致的美国人死亡数量几乎和汽车事故一样多。

我说明这一点是因为我们各方无法独自实现这一点,我认为马克早些时候阐明了这一点,我们所有人应当合作以找到权利的平衡,我们其它的一些权利也很重要。第二宪法修正案的权利是重要的,但我们也同样关心其它权利,我们要平衡这些权利,因为我们在查尔斯顿的基督徒自由和安全地进行祈祷的权利被剥夺了。(鼓掌声)。堪萨斯州城犹太人这样做的权利也被剥夺了,教堂山的穆斯林、橡树溪市的锡克教信徒的权利也被剥夺了。(鼓掌声)他们也有权利。(鼓掌声)

在奥罗拉和拉法叶特看电影的人们被剥夺了和平集会权。布莱克斯堡和圣巴巴拉的大学生们被剥夺了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哥伦拜恩的中学生、纽顿的一年级学生的这些权利也被剥夺了。一年级学生,所有失去亲人的家庭从未想到他们的亲人会被枪支射出的子弹夺去生命。

每次我想起这些孩子,我就会很愤怒。随便说一下,在芝加哥的大街上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鼓掌声)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要要求国会足够勇敢,站出来面对枪支游说集团的谎言。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站出来保护国家的公民,我们所有人都需要要求州长和立法部门、商业机构采取各自的行动,以使我们的社区更加安全。我们需要大多数负责任的枪支拥有者加入我们,以要求更好的局面。他们在枪击案件发生时和我们一起悲痛,认为自己的观点没有得到正确的代表。(鼓掌声)

我们需要那些想获得更加安全枪支法律的选民,那些对领导人挡道感到失望的选民要记得在选举时刻参加投票。(鼓掌声)

我的意思是,其中一些事情是简单的算术问题。是的,枪支游说集团发出的声音是很大的,它在使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轻松获得武器的辩护是有组织的。好的,你知道吗,我们其他所有人要同样投入,我们在保卫我们的孩子时要很好的组织。这并不复杂。国会阻扰议案通过是因为议员们想赢得选举。如果他们阻扰这些枪支安全法律,你们就使他们更加难以赢得选举,那么他们将改变路线。我向你承诺这一点。(鼓掌声)

是的,这将是艰难的,它将不在一夜之间就发生,它将不在这届国会发生,它将不会在我的总统任期内发生,但是许多事情都不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妇女的投票权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非洲裔美国人的解放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同性恋者的权利也不是,而是经历了数十年的努力。所以,只是困为它很困难,这不是不去努力的借口。

如果你对为什么你应当有“强烈的现实紧迫性”有任何疑问的话,想想三周前发生的事情吧。扎维奥恩-杜布森是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福顿中学高二学生,他玩橄榄球,他的同学和他的教师都喜爱他,市长称他是城市的成功故事之一。就在圣诞前的一周,他去朋友家玩电玩,他并不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他并没有作出错误的决定,他是在任何其它孩子都可能出现的地方。枪手随后开枪。扎维奥恩挡在三个女孩前,为她们挡子弹。他的头部中弹,女孩们没有受伤。他为了救她们的生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样的英雄主义行为远远超出了我们对15岁孩子的期待。“没有什么比这更伟大的爱,一个人愿意为了朋友放弃自己的生命。 ”

我们没有被要求作扎维奥恩-杜布森所作的事情,我们没有被要求有那么宽厚的肩膀,那么强大的内心,那么快速的反应,我不是在要求人们有同样的勇气或者牺牲或者爱,但如果我们爱我们的孩子,关心他们的前景,如果我们爱这个国家,关心它的未来,那么我们可以找到投票的勇气。我们可以找到动员和组织起来的勇气。我们可以找到打破所有噪音的勇气,做一个理性的国家应当做的事情。

这将是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我们明天将做更多的事情,我们后天还将采取更多的措施。如果我们采取措施,我们将留下一个比我们所继承的更加强大的国家,配得上像杜布森这样年轻男子所付出牺牲的国家。(鼓掌声)

非常感谢大家,上帝保佑你,谢谢你,上帝保佑美国。(新浪国际 陈智勇 严伟江)

讲话英文原文链接:https://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2016/01/05/remarks-president-common-sense-gun-safety-reform#rd


控枪令难阻美国枪支暴力

2016-01-07 07:31:47 来源: 人民日报

http://money.163.com/16/0107/07/BCNAAAK600253B0H.html

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5日在白宫宣布一系列控枪举措,以期通过行政手段遏制美国频发的枪支暴力犯罪。近年来,美国枪支暴力不绝,血案频发。加之今年正值大选年,控枪更成为民众关心的热点话题。

根据新的控枪行政令,全美所有参与卖枪的人员都必须登记申领牌照,并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否则将面临刑事处罚。美国政府将雇用更多检查人员参与购枪者背景审查工作,增加200多名探员以加强枪支安全相关法规的执法力度,并投入5亿美元用于精神疾病的治疗。

统计显示,美国有3亿多人口,私人枪支保有量逾3亿支,每年全美约有3万人死于枪口下。过去10年里,超过400万美国人成为袭击、抢劫和其他涉枪犯罪的受害者。去年发生的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南卡罗来纳州黑人教堂枪击案和俄勒冈州乌姆普夸社区学院枪击案等多起恶性事件震动全美。据媒体统计,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至少发生了16起大规模枪击案。

尽管近年来要求加强枪支管制的呼声不断,但奥巴马的控枪之路走得颇为“堵心”。他曾多次尝试在国会推动控枪法案,均无果而终。在其总统任期仅剩一年、国会通过控枪法案无望的情况下,奥巴马才决意绕开国会通过行政命令强推控枪措施。

美国有长久的持枪传统,从早期殖民开拓、独立战争到南北战争,拥有枪支被一些人视作“保卫自由”的象征和手段。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对宪法第二修正案的解读使枪支成为一个导致美国社会分裂和纠结不已的问题。共和党人更强调持枪者的权利,民主党人则主张实行更严格的控枪措施。新控枪令很快引来共和党和拥枪组织的反对。国会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众议员保罗·瑞安及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当天均批评新的控枪令侵犯了合法持枪人的权利。作为全美最具影响力的拥枪组织及游说团体,全国步枪协会的一名负责人5日批评总统的控枪令并不能消除大规模枪击事件,该组织不会允许“守法的枪主成为总统奥巴马政策失败的替罪羊”。

普通民众对于枪支的态度也迥然不同。家住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苏姗是一名退役军官,她告诉记者,她有3把枪,美国持枪者数以亿计,但是并没有看到人们拿着枪到处射击,作恶的是小部分坏人。为什么坏人能够获得武器,而守法的公民不能拿起武器保护自己呢?全国步枪协会工作人员麦克告诉本报记者,持枪和驾驶汽车一样,关键不在于枪本身,而是要建立一套规矩,教会人责任。在华盛顿工作的丹尼尔对记者表示,同样是暴力事件,持枪造成的后果显然是不一样的,美国控枪艰难是决策者被利益集团绑架了。

可预见的是,奥巴马的控枪措施势必会招致国会和一些州的反弹,行政命令面临着诸多挑战。首先,堵漏洞的措施本身即是漏洞。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是新举措的核心,但目前现有的背景调查机制所存在的漏洞并不能完全阻止枪支落入“错误之手”。控枪组织“城镇枪支安全”总裁约翰·费恩布拉特表示,在国会立法缺位的情况下,背景调查机制无法保障在全美范围推行,目前全美只有18个州执行相关规定。另有学者研究发现,联邦所使用的背景调查系统中禁止拥枪人员的“黑名单”并不完整。

其次,局部修补无法带来整体变革。美国司法部长林奇4日在结束与奥巴马的会谈后对记者坦言,无法估计新的登记规定真正会影响到多少人,合法获得的枪支依然会制造血案。去年12月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的枪击案中,致14人死亡的枪支中有两支为枪手合法购买与持有。在俄勒冈州乌姆普夸社区学院枪击案中,枪手拥有的14支枪均通过正规渠道从合法的枪支交易商处购得。

第三,行政命令颁布易,实施难。行政命令的“合法性”在推行的过程中会遭遇挑战。一个先例是,2014年11月,奥巴马同样采取了行政命令的方式强推移民改革,但遭到地方的强烈反对。26名州长联合起诉奥巴马,控告移民行政令超越了宪法赋予总统的“自由裁量权”。至今,奥巴马的移民改革行政令受困于地方法院判决而无法正式实施。控枪令是否会重蹈覆辙还有待观察。

控枪令反映了奥巴马兑现承诺、留下“政治遗产”的决心,但他本人也一再强调,新的控枪措施不可能阻止所有枪击暴力事件的发生。若想要根除枪支暴力这一顽疾,前方之路曲折而漫长。


记者观察:控枪之争为何让奥巴马三度落泪

2016年01月08日07:34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6/0108/c1002-28027615.html

人民网旧金山1月7日电 (韩莎莎)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5日三次泪洒控枪发布会,痛斥枪支暴力与犯罪的痼疾,再次将控枪这个“老大难”的问题放在聚光灯下。这个在美国两党之争、联邦与州政府博弈、利益集团游说以及民意反复中数次被搁浅的计划再次引爆舆论。

奥巴马的新举措

奥巴马5日在白宫发表演讲,称将发布行政命令,要求更多枪支销售商须持有执照,并对更多枪支买家实施背景调查。根据新举措,全美所有实体店、枪支集市和互联网的枪支售卖者登记为持有经营许可的枪支经销商,并对所有购枪者实施背景调查。未获许可进行枪支交易者将面临最高5年刑期和至多25万美元罚款的处罚。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还将雇佣超过230名检查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以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力度。

据了解,奥巴马还将在1月12日发表国情咨文时,再次重申控枪问题。 2016年是奥巴马执政的最后一年,没有竞选压力,最近他在控枪问题上的持续表态呈现强势。

将时间线拉长,奥巴马在他近8年任期里,不止一次提出过加强枪支管控。尤其是,每当美国国内出现大规模枪击事件时,控枪总是被屡次提及并且引发全民大讨论的话题。但是,每次都没了下文。至今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还在为此呼号。

沸腾的舆论

就在奥巴马宣布加强枪支管控的这几天,美国各界众声喧哗,反应不一。

除了枪支管控活动人士和枪支暴力受害者家属外,美国前国会女众议员吉佛兹(Gabrielle Giffords)也出席了5日的新闻发布会,对奥巴马的新举措表示支持。吉佛兹2011年在亚利桑那州土桑(Tucson)的一场政治活动中,遭人枪击头部。

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也对此表示支持,昨天也誓称,如果她当选,将继续推行奥巴马的控枪措施。

对比鲜明的是,反对声也不绝于耳。其中,最响亮的声音来自美国共和党以及枪支协会。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发表声明称,奥巴马正试图颠覆国会的权力。备受争议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表示,这是对宪法第二修正案的重大攻击。另外一位共和党人杰布?布什甚至称,奥巴马对枪支暴力的第一反应,总是采取行动去剥夺守法公民的权利,这是错误和危险的。

“美国枪支拥有者协会” (GOA)执行主任拉里?普拉特说:“我们认为行政命令是权力傲慢的表现,宪法并没有给总统立法的权力,而这些行政命令的实质就是在立法。”

美国最大的支持拥枪权的非政府组织“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1月6日直接公开表示拒绝派代表与奥巴马共同参加有关枪支暴力的电视节目。

美联社更是从措施本身进行分析,提出质疑:对需要登记为枪支经销商的主体定义模糊,缺乏量化标准。譬如,新举措没有明确规定售卖多少支枪才须被认定为枪支经销商。另外,这些举措只停留在政府机构指导意见的层面,缺乏联邦法规的绝对效力,很可能面临“朝令夕改”的窘境。

民调显示,更多的美国民众支持对枪支购买者进行背景调查。根据美国昆尼匹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12月的一份调查,89%的人支持背景调查。84%拥有枪支的家庭表示支持。皮尤研究中心7月份的民调也显示,绝大部分受访者支持强化枪支管理与加强对购枪者的安全背景调查,其中79%受访者认为应禁止那些有精神问题的人购买枪支,70%的人支持建立联邦枪支售卖数据库,57%的人主张禁止出售进攻性武器。 有意思的是,虽然大多数民众支持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但是更多的人却反对通过严格立法来控枪。CNN1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48%的美国民众支持更严格的控枪法律,51%表示反对。

矛盾的焦点

从以上各方反应可见,法律、党派之争、游说集团以及民意成主要矛盾点。

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难以撼动可以视作是控枪问题中几乎无法逾越的鸿沟。

1791年通过的十条美国宪法修正案,即著名的“权利法案”,第二条内容包括“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英国有持枪的传统,美国从殖民统治脱离出来后,也保留这一传统。而且持枪权也源于美国建国者们的理念,允许人们持有武器,以让人民有反抗强权的可能。

宪法被美国人视为立国之本,以宪法规定的持枪权就成为了美国的基本权利。一位美国民众在采访中曾告诉记者,持有和携带枪支不能从宪法中抹除,一旦政府在禁枪上有所作为,就有可能进一步损害宪法所赋予的其它权利。

通过修改宪法而达到禁枪的概率几乎为零。美国联邦宪法第五条对修改宪法更是作了种种限制:应由两院2/3的议员或2/3州议会提出,必须经3/4州议会或3/4州制宪会议通过。根据数据统计,每两年间,众议院与参议院提出将近200条修正案。但是,自1978年至今,国会通过的只有33件,经州议会批准的只有27件。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只能控制而不能禁枪的原因之一。反过来看,这也成为了反对控枪者的理论依据:宪法规定不能侵犯民众的持枪权。

两党之争更是控枪的掣肘。

民主党向来支持控枪,而共和党反对。两党对持枪问题的不同立场使这一问题的争论趋于两极化,而两党在此问题上的相互牵制也大大限制了联邦政府在枪支管制问题上的作为。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John J. Donohue III研究枪支暴力和枪支管控25年。他认为,历史上凡是控枪取得一定成果时,基本上白宫和国会两院都由民主党控制。当白宫和国会分别由民主、共和两党分别执掌时,枪支管制问题多会陷入僵局。而当白宫和国会均由共和党人把持时,枪支管制运动就出现倒退。比如,1994年,美国国会以微弱多数通过了克林顿领导的民主党政府支持的关于禁止19种攻击性枪支的制造、销售和进口的议案,该议案在辩论中曾遭到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为了使议案得以通过,克林顿政府不得不作出妥协,同意此案的有效期为10年,到期后由国会重新审议是否延续。2004年在该法案即将到期之际,民主党试图延长该法案,但由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拒绝进行讨论,最终使该法案在2004年9月到期后自动失效。

再比如,2013年4月17日,由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否决了包含审查所有购枪者背景内容的控枪法案,奥巴马大感失望,且怒斥这是“耻辱的一天”。从这个例子更清楚可见两党分歧之重。

结果就是,奥巴马绕国会签署的23项控枪总统行政命令,被视为“越权”,从而使这些措施在具体落实时大打折扣。这一被称为近20年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控枪方案并没有起到效果,以至于奥巴马坦言无力推动美国控枪制度改革是任期内的“最大挫折”。

来自利益集团的阻力也是控枪的主要障碍。

主要代表是拥有140多年历史的“全国步枪协会”。该协会拥有500万会员,是一个十分活跃的政治游说组织,对美国总统大选、国会、州、郡议会选举都有巨大的影响力。该协会一贯支持共和党,多位美国总统曾是该协会会员。根据网站“Open Secret”公布的数字,在2014年总统选举周期内,美国步枪协会共捐献98.4万美元,游说费用为336万美元。据报道,2011年初以来,该组织在游说上的花费比所有控枪团体加起来还多10倍。怪不得奥巴马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枪械游说集团眼下也许可以绑架美国国会”。

而且,除了NRA之外,美国还有其他一些反对枪支管制的协会或组织,比如第二修正案基金会、公民有权持枪协会、美国枪支持有者、犹太人维护枪支权利协会以及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等等。对比来看,赞成控枪的组织和力量则非常微弱。

民众对控枪的态度也一直在反复,每当大规模控枪事件发生,民众同意控枪的呼声高涨。但是,随着严格控制枪支的消息传出,他们又担心买不到枪,不能给自己以安全保护。这也就出现政府一开始控枪,全美购买枪支的背景检查急剧上升。据FBI统计,仅仅2015年,该机构对购枪者做了2300万次背景调查,几乎是2000年的3倍。

美国各州对于枪支管理的力度不一样,也是控枪相对困难的一个原因。比如,加州对于枪支管理相对比较严格,如禁止向民众出售大容量的弹药夹和军用攻击型步枪;对购枪者进行严格的身份登记与安全审查等。但是,那些希望拥枪的人可以到邻近的管理较为宽松的州去购买,然后再带回加州。

残酷的现实

民众根植于生活的持枪习惯、政府对枪支管控的不力以及频发的暴力事件,使得枪支生产和购买都呈上升趋势。根据国会研究中心数据,美国现在有超过3亿支枪。这个数字是1968年人均持枪数量的2倍。美国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的数据显示,美国枪支制造商在2013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一年后——生产了将近1100万支枪,比2010年翻一番。截至2014年,联邦政府共计发放超过14万张枪械经营许可。

而相应地,死于枪击事件的人数也在增长。根据“枪支暴力档案”的数据,2015年共发生52,625起枪支暴力案件,13,346人死于枪击。2014年死于枪击事件的人数为12,576。

仅在2016年的一周时间里,1日至7日,已经有204人死于枪支暴力。

枪支问题在美国似乎走进了一个怪圈:有宪法守护,不能禁;阻力重重,不能控。发生大规模枪击案,民众一边谴责,一边因不安全感去购买枪支。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7日对历年来所有总统控枪举措做了一个梳理,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枪支的管控。可是,收效都微乎其微。在美国,枪支到底可控吗?或者说,怎么才能做到有效控枪?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John J. Donohue III接受采访时说,有关枪支政策的制定不应基于一个独立事件,而应该对大规模枪杀事件、普通犯罪甚至饮弹自杀的数据进行严谨分析。“既然联邦法律数年来一直致力于将枪支从罪犯以及患有严重精神病的人手中夺走,那么,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很明显就是进行枪支管控的第一步。”

问题是,这第一步都走得如此艰难,不知道美国的控枪之路还要走多远,还要走多久。

奥巴马十新规“控枪”

新浪新闻

http://news.sina.com.cn/c/2016-01-06/doc-ifxneept3759457.shtml

近年来,美国各地一再发生严重枪击案,但美国国会对于管制枪支问题却基本毫无作为。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新年献词中誓言,要在2016年解决枪支暴力问题,这一次他要动真格了。

4日,奥巴马在会见了司法部长林奇后,白宫宣布推出一系列控枪新举措,包括严格售枪许可、加强购枪者背景审查等,以期绕过国会、通过行政手段遏制枪支暴力问题。

然而,控枪问题一直以来是美国社会的敏感议题,其中包含着历史之争、党派之争和利益之争,奥巴马执政最后一年想在控枪上寻得突破,恐怕他自己都不乐观。

【 新规 】对所有购枪者实施背景调查

白宫官员4日在声明中说,新规共有10条,其中一条最重要的举措是,美国酒精、烟草、火器和爆炸物管理局将要求全美所有枪支卖家———不论其在实体店、枪支集市还是通过互联网售卖———都须获得售枪许可,并对所有购枪者实施背景调查。

未获许可进行枪支交易者将面临最高5年刑期和至多25万美元罚款的处罚。

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还将雇佣超过230名检查员和其他工作人员,以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调查力度。

奥巴马在与美国司法部长洛蕾塔·林奇会面时说:“虽然这些措施无法解决这个国家的所有暴力犯罪问题,无法根除枪击事件……但它们会挽救一些人的生命,使其家人免受失去至亲之痛。”

【 质疑 】在具体落实时恐大打折扣

虽然收获不少叫好声,奥巴马政府推出的控枪新举措也招致不少批评与质疑。一些美国媒体和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措施本身的“硬伤”,还是奥巴马绕过国会引发的“越权”争议,恐怕都会让这些措施在具体落实时大打折扣。

●缺乏量化标准

美联社解读,这些新举措对需要登记为枪支经销商的主体定义模糊,缺乏量化标准。譬如,新举措没有明确规定售卖多少支枪才须被认定为枪支经销商。另外,这些举措只停留在政府机构指导意见的层面,缺乏联邦法规的绝对效力,很可能面临“朝令夕改”的窘境。不少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已经放话,声称一旦赢得总统选举,就会撤销奥巴马政府这些控枪新举措。

●有越权之嫌

一些共和党人认为,奥巴马此举不但存在法律争议,还有越权之嫌。

面对质疑,奥巴马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新出台的控枪措施符合“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以及民众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利”,作出这一决定完全“在自己(身为总统)的法律权限之内”。

■观察

“政治遗产”不好拿

控枪,不仅是奥巴马的新年愿望,也是他总统收官之年的重要一搏,他自然希望离任前能给自己的政治遗产再添一笔。

很显然,奥巴马这次豁出去了,是因为受到两个因素影响,第一个是因为自己的“去日”无多,再不动手将会留下终生的遗憾,第二个,则是因为受到了上月初加州惨案的刺激。

按美国媒体统计,奥巴马主政后已15次就层出不穷的枪击案发表讲话并呼吁控枪,再加上这次的加州惨案,奥巴马已17次表示无法忍受。

那么,奥巴马这次铤而走险,究竟胜算如何呢?分析人士认为,在美国新一轮总统大选即将来临之际,奥巴马绕过国会直接动用总统的权力来加强枪支的管控,无异于是捅了美国政治的马蜂窝,并成为左右本次大选选情的关键性因素。

在选情与现实利益的压力下,奥巴马会面临着来自民主党内以及共和党共同的掣肘。这也就意味着,奥巴马的行政控枪措施,只能是象征性地点到为止,而不敢真的一禁到底。

【 延伸 】在美国,控枪有多难?

在美国历史、文化和民众生活中,枪支占据着极为特殊的地位。虽然近年恶性枪击事件频发,但限枪控枪的阻力依然强大。

难点1:修宪难如登天

拥枪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统计显示,美国有3亿多人口,而私枪保有量逾3亿支。提“禁枪”就不可避免提到修宪,而修宪难如登天,因而200多年来“禁枪”都是美国政治的“老虎屁股”,几乎无人敢去触碰。

难点2:民意上分歧严重

控枪问题在民意上也呈现巨大分歧,就连民调数据都无定数。2015年末,CNN民调显示,52%受访者反对更严格控枪措施,而路透社的民调数字却是65%的受访者支持控枪。

难点3:两党立场分化

在控枪问题上,民主、共和两党政治立场分化严重。民主党人普遍支持对枪支实行更严格管理。相对的是,共和党是拥枪权利的捍卫者。其实早在2013年初,奥巴马就绕过国会签署了23项控枪总统行政命令。然而这一被称为近20年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控枪方案却成效甚微。

难点4:拥枪团体利益难撼动

控枪还牵动着拥枪团体的利益,甚至会左右选举。主要代表是拥有140多年历史的“全国步枪协会”。该协会拥有400万会员,是一个十分活跃的政治游说组织,对美国总统大选、国会、州、郡议会选举都有左右选情的力量。

■链接

得州州长“叫板”奥巴马———“有胆就来”

奥巴马的“控枪令”公布后,得克萨斯州州长艾伯特在推特上贴出大炮图案,扬言奥巴马“有胆来拿”,到得州亲自收缴枪支。

不过网民们却纷纷给艾伯特“拍砖”———网友“ThrillHill82”:不要再说这些废话了,你只是给那些枪贩子打工的。网友“Lane_Myers18”:昨晚一名学生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被枪杀了……你有没有点脑子?(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等)

美国控枪之争:比《纸牌屋》更精彩的政治大戏

2016-01-07 02:27:47 来源:解放网 

华声在线 http://www.voc.com.cn/Topic/mgbjq/

校园枪击惨案后 奥巴马或仍难下决心禁枪

据美国媒体12月14日报道,美国康涅狄格州14日发生惨痛的校园枪击案后,当天立即有4万多名美国人在网络上联名请愿,要求奥巴马政府颁布控枪法案。该网站请愿书指出,目前只有严格的控枪法律才能有效减少枪支案件的发生。该网站目前已经筹集超过4.2万个签名。

尽管民间禁枪呼声又起,但要总统下决心控枪却并非易事。

“不要失去信心,我们的外在日益衰弱,但内心日渐强大。”美国总统奥巴马于当地时间16日晚在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表演讲时这样说。奥巴马在演讲中誓言,不能让此类悲剧事件成为常态,“我们必须改变它”。不过,在是否禁枪这个美国政坛极度敏感的话题上,奥巴马“做得不够”的反思被很多媒体认为是“轻描淡写”。有媒体人称,奥巴马甚至从头到尾都在避免谈到“枪”这个字眼。

奥巴马的窘迫很能代表美国社会在面对枪击案件频发时的态度。一方面,美国是世界上枪支犯罪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有大约3万人死于枪下,民间要求禁枪的呼声从未断绝;但另一方面,来自各方面的反对禁枪、甚至反对控枪的压力也十分巨大。

美国人民为何不愿禁枪?

民众并不愿意放弃持枪自卫的权利

全面禁枪从来就不是美国人的选项,真正能够讨论的只是枪支管制问题。因为,持枪权利对美国社会而言是个涉及自由价值观的问题。

2007年4月16日,韩裔学生赵承熙(Seung-Hui Cho)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内枪杀32人后自杀,制造了美国史上最惨重的校园枪击案。在弗吉尼亚枪击案发生几个小时后,一个名为“美国持枪者”的组织在网站上发表文章,认为问题出在校园禁枪,并指出“如果校园内有人持枪自卫,凶手就不会放肆和得逞”。“应注意,只有犹他州和俄勒冈州允许人们携枪进入校园,而正是这两个州从来没有关于学校枪击案的报道。”“美国持枪者”的负责人说。

这无疑是一个奇特而疯狂的逻辑,但它确实能表示很多美国人的心声。作为一个“马上打天下”、富有开拓者精神和牛仔传统的国家,枪支文化早已渗透进了美国社会的各个层面。正如美国步枪协会和支持“持枪权”的人士常常强调的那样,“自由比治安更宝贵”,“持枪自卫权”是“天赋人权”的想法早已深入人心。

民意调查也揭示了持枪权的群众基础。今年4月,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进行的民调显示,49%的民众支持维护拥有枪支的权利,45%的民众则支持对枪支进行管控,禁枪呼声仍处于下风。

12月1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纪念公园的华盛顿纪念碑下,一名工作人员降半旗悼念枪击案遇难者

控枪未必能减少犯罪

许多反“控枪”者常表示,“控枪”不一定能解决问题。纽约是美国“控枪”最严格的地方,今年上半年却发生有人受伤枪击案695起,同比上升7.4%;无人受伤枪击案587起,同比上升9.5%。而最早推出“控枪”地方法规的加州,今年照样发生了4・11南加州大学校园外枪击案等恶性案件。这些人认为,枪只是作案工具,没有枪,刀械、棍棒、汽车、煤气罐甚至牙齿和指甲都可能成为凶器。“控枪”有必要,但仅仅从枪而不从动机、个体和社会根源去探究问题,解决问题,就难以从根本上消除隐患。

一组数据或许能从侧面印证这样的观点。最近美国一项统计表明,2011年全美暴力犯罪率较上一年下降了4%,实现了连续第五年下降,凶杀案数量减少到了4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美国法律明确支持人民的持枪权

宪法明确规定人民的持枪权

美国个人的持枪权利拥有很难辩驳的法律依据。从美国建国之初一直延用至今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规定,“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同时,美国的50个州中,44个州的法律都有明确保护公民持枪权利的条款。

持枪权是天赋权利不能剥夺

美国社会对“持枪”的法理认识也给予了持枪权极大支持。美国是一个“建立起来”的国家,而不是传承国家,美国对建立之初所定的规矩方圆,视为立国之根本。若不是起于民间持枪合法之原始法义,美国就肯定不是“合法”之国家,美国也不会有一个视为合法的“茶党”和独立战争。所以这样的法理体认,美国在宪法第二修正案中把“持枪权”视为“天赋权利的自卫权”,而不是可被国家赋予或剥夺“享有权”。这个法律精神,在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芝加哥禁枪案”和2008年“哥伦比亚特区诉赫勒案”的判决是一致的,最高法院捍卫了“持枪有理,禁枪非法”的宪法精神。

美国控枪难背后的政治因素

实行枪支管控要面临着极大的政治阻力

在枪支管控进程中,最大的阻碍来自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它具有很强的政治力量。该协会成立于1871年,资金雄厚,拥有约400万名成员,其中大部分居住在选举的“摇摆州”(如俄亥俄和弗吉尼亚州)。“全国步枪协会”不仅极力主张持枪自由,同时也有着雄厚的财力。2010年,他们从各种枪支制造商和经销商中得到的赞助就多达2.53亿美元。财大气粗的“全国步枪协会”通过游说、捐款等方式影响着美国政治家的决策。例如,在2012美国大选中,现任总统奥巴马就有12%的竞选资金来自“全国步枪协会”,而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则有高达88%的政治捐助来自该协会。

美国全美步枪协会反对禁枪的广告

每一把枪可能都代表一张选票

民主党选民对严格枪支管理持积极态度,但民主党也曾为此付出过沉重的政治代价。由民主党控制的国会1993年曾通过对手枪购买者实施背景调查的法案,1994年又通过了禁止私人持有攻击性枪支的法案。在1994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失去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时任总统的克林顿曾表示,这两个法案可能是民主党选举失利的原因之一。

1999年,科罗拉多州哥伦拜高中校园枪击案发生后,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曾以参议院议长的身份投票支持通过一项加强枪支管理的法案。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戈尔败给了布什。有分析认为,戈尔的那次支持加强枪支管理的投票可能让他失去了某些选民的支持。

枪支管控 总统说了不算

历史走到今天,美国“枪支文化”浸淫了浓郁的社团情结和商业利益。一方面,美国步枪协会系全美有影响的民间社团组织。另一方面,美国当下近3亿人口有2亿多支枪械,形成了“造、修、卖、收藏”等一条龙的产业链,以及一个个相对独立又互为整体的既得利益集团。如是,即便有多位美国总统死于枪击暴力,可无论是尼克松、克林顿、小布什,还是当下的奥巴马,想禁枪难啊!

恶性枪击案频发 美国或现“焦虑一代”

2016-01-08 11:01:24 来源: 新快报(广州)

据新华社电 “美国已经变成一个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盛行的国家了吗?”目睹枪击案频发在美国社会引发的普遍焦虑情绪,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琼·金如此发问。

不止是金教授,美国不少心理专家都注意到,美国枪支暴力案件发生率上升,不仅导致更多受害者遭遇心理和精神问题,还影响到亲属、救援人员乃至一些并不直接相关的人,造成民众普遍“紧张”。

大规模枪击“冲击所有人”

美国每年约有3万人因枪支暴力丧生,而近期大规模枪击的发生率呈上升趋势。据统计,美国2015年发生大约330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比2014年增加近50起。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心理学教授梅里特·施赖伯说,大规模枪击不仅对受害者造成伤害,还对包括受害者亲属、急救人员等在内的“所有人都有冲击”。

2015年10月1日,俄勒冈州罗斯堡安普夸社区学院一名据信患有精神疾病的学生在校园内持枪对老师和同学行凶,造成9死9伤后被警方击毙。

三个多月过后,法新社7日援引当地消防部门官员罗伯特·布洛克的话报道,亲历那次事件的消防队员、医护人员和警察仍深处“创伤后的震惊”中,不少人遭遇失眠、情绪失控等问题,“有人缺乏耐心,情绪起伏,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就变得非常情绪化”,一些人动辄“以为听到枪声而惊慌”。

“过度警惕”会导致妄想症

在接连发生的枪击案中,现场惨状、受害者被担架抬离、亲友因悲伤而情绪崩溃、枪手照片、警方严阵以待等相关画面,经由电视新闻24小时滚动播报等途径,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眼前。尤其是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年幼受害者的画面,更让观者受到强烈心理冲击,出现焦虑、沮丧、疲惫等情绪,而这些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

施赖伯说:“有科学证据表明,长时间目睹这类事件使成人和儿童都感到焦虑。”

按照心理专家的说法,这种焦虑情绪使人“过度警惕”,出现类似妄想症的精神状态。

更为严重的是,这种“过度警惕”可能导致人们对“想象中的敌人”发起攻击。例如,一对牵涉宗教极端主义的夫妇2015年12月2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制造导致14人死亡的枪击案后,当地针对穆斯林的袭击增加。

“枪击演练”绷紧儿童神经

为应对几成“常态”的枪击案,美国各地采取不少措施,帮助人们熟悉枪击发生时的逃生技巧。例如,在洛杉矶一座写字楼里,当地治安部门“面对枪手袭击的3个选择:逃跑、躲藏或搏斗”的提示反复出现;一些写字楼、医院和学校开始举行“枪击演练”。

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塞梅尔神经学和人类行为研究所临床心理学家凯瑟琳·莫吉尔看来,让儿童在成长过程中把“枪击演练”视为与地震演练一样“正常”,“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一种悲哀”。

“这一代(儿童)可能变得较为焦虑,或像战争时期的儿童那样过度警惕,”莫吉尔说。

美国枪械法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link?url=H3gjcBX-I-EzEd3bBRhEIFem4HiW05ygA3ybCHLe5rLgL3MwJbwYOnnTe2eho5OrKBayYrlBgcJMZcuMVUCWRq

美国的枪械法是基于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

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之下,衍生出其他法律体系以保护美国公民的持枪权利。美国联邦枪械法的发展沿革,是逐次严格的。由于美国采用联邦制,合众国的各州,拥有相当大的自由。因此各州的枪械法律,形形色色,是相当不容易搞清楚的。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也是美国权利法案的一部分,于1791年12月15日被批准。本修正案保障人民有备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其原文及翻译如下: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译文:纪律优良的民兵部队对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因此,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可受侵犯。

历史背景

第一批乘坐“五月花号”到达北美大陆的欧洲移民正是依靠武器才得以在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在猛兽和印第安土著的包围中,武器成为每个人安身立命的工具。此后,北美十三州逐渐成形,因为没有常备政府军队,各州都依靠民兵进行自我防卫,州政府也逐渐介入到武器管理中,部分州政府甚至会对没有武器的居民进行处罚。随着独立战争的打响,民兵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正是这些拥有武器的平民和英国军队作战8年,并成功赢得独立战争。建国后,当1789年美国宪法的“权利法案”由国会议员提出时,“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被自然而然的写入其中,并于1791年被批准正式生效。为了限制强势政府,防止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赋予公民反抗的武器,也是这条法案重要内在精神。所谓枪权天授。

指标性判决

在2008年及201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分别做成了两个与宪法第二修正案有关的指标性判决。

在哥伦比亚特区诉黑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 554 U.S. 570 (2008))中,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认为,第二修正案保障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不论该人是否属于民兵皆然。并且可以基于合法的目的使用该等武器,诸如在屋内自我防卫。

在麦克唐纳诉芝加哥案(McDonald v. Chicago, 561 U.S. 3025 (2010))中,法院判决第二修正案不仅拘束联邦政府,对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同样具有拘束力。

美国枪支暴力问题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518131.htm

枪支暴力是美国社会重大的公共议题之一,特别是在城市地区,并且与青年活动和帮派暴力息息相关。自1865年林肯总统,以及后来的加菲尔德总统、麦金莱总统和肯尼迪总统被暗杀以来,枪支暴力对美国人来说已相当常见。而枪支暴力引发的重大事件,如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暗杀,以及科伦拜中学大屠杀、华盛顿特区狙击手攻击事件(英语:Beltway sniper attacks)、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也时常引发对枪支政策的辩论。

在美国发生的枪击案件中,很大比例都是非致命性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估计,美国在2000年总共发生了52447起蓄意、23237起意外非致命枪伤。美国大多数因枪伤致死的人都是自杀,2004年共有16907起自杀是使用枪支的。美国联邦、州和地方各级的法律政策试图通过各种方法解决枪支暴力,包括限制由青年和其他“高风险”的人购买枪支、为购买枪支设置等待时间、设立枪支“回购”计划、针对性执法和制定警务策略、对违反枪支法者从重量刑、为家长和子女开设教育课程,以及在社区推广。研究显示这些政策结果好坏参半。一些政策如枪支“回购”方案成效不大,而像波士顿“停火行动”(Operation Ceasefire,减少帮派暴力的策略)已有效地减低青少年暴力。枪支管理政策在美国受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强烈影响,该法案禁止侵犯“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拥枪权倡导者一般鼓励大众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所保障的权利。

美国控枪法案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9964230.htm

法案简介

2013年1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枪支暴力这一美国社会痼疾终于开出了数十年来最猛的一剂"药方",签署了 23项总统行政命令,要求国会重新立法禁止攻击性武器和大容量弹匣销售等内容。 此后由民主党参议员主导了一项支持控枪的法案,即"美国控枪法案“,在4月17日的参议员投票中未获通过。

附:在美国如何买一把枪

1 购买资格

买枪人必须是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历史上没有一至三级犯罪记录,没有正在受法院通缉和执法机构犯罪调查等情况;在当地连续居住60至90天并可以以电话、水电或有线电视的账单作证明。非法使用违禁药物者,被定性为精神有问题的人,被开除出军队的人,年龄低于18岁(长枪)21岁(手枪),受法院限制,有家庭暴力历史的人等人群不具购枪资格。

2 买枪所需材料

a.护照或驾驶执照(美国公民),绿卡和驾驶执照(非美国公民)

b.最近二到三个月电话、水电或有线电视的账单(注:账单和证件上的地址一定要一致)

3 购买方式

枪可以从许多合法经营商店和个人处购买或邮购

4 挑选枪支

枪支最好自己亲自挑选,如可能最好先到靶场租中意的枪试射

5 买枪

按法律,枪选好后出售方会让买家当场填写一份表格,出售方核实买方的犯罪背景情况后就可以付账,如果店面比较小,一般是正常手续完后,付钱即给枪

6 佩枪

几乎所有的州都不允许公民在公共场所公开佩戴枪

文章来源:中国宪政网
发布时间:2016/1/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